博客正文

浅析新常态下我国金融面临的风险及规避

  • 2016年12月19日 16:28
  • 收藏:

“新常态”作为治国理政新理念,是去年5月习近平在考察河南时首先提出的。在经济层面上理解,其主要内涵应为:从速度上看,我国经济将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从结构上看,我国经济经济结构将不断优化升级;从经济发展的动力上看,要素驱动、投资驱动将转向创新驱动。显然,在新常态下,我国经济特别是金融方面,将面临着诸多调整与发展的机遇,自然也将伴随着新矛盾、新问题、新挑战,实际上一些潜在风险正渐渐浮出水面。这一过程,将不仅是金融调整转型的过程,同时也是风险释放的过程。因此,当下金融及企业界如何识别认清即将面临的风险,如何规避,已显得十分地迫切与必要。

以下,笔者尝试在这样一种背景下,在国家经济发展的新常态下,简析一下我国金融将要面临的风险,及如何应对。

我们知道,在现代市场经济中,金融领域显然是竞争最激烈因而风险程度也最高的领域,没有风险就没有金融活动。金融风险,通常是指金融机构在经营过程中,由于决策失误,客观情况变化或其他原因使资金、财产、信誉有遭受损失的可能性。金融风险有两个层面,从个体上说,一定量的金融资产在未来的时期内到底能产生多大的货币收入流量,还有相当的不确定性,或者说,一定量金融资产在未来时期内预期收入遭受损失的可能性;从系统性上说,支付链条遭到破坏或因故中断导致的一系列危险现象。这二者之间存在着紧密的联系:一家金融机构发生的风险所带来的后果,往往超过对其自身的影响;具体的一家金融机构因经营不善而出现危机,有可能对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健运行构成威胁;一旦发生系统风险,金融体系运转失灵,必然会导致全社会经济秩序的混乱,甚至引发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因此,对于金融经营,风险是一种客观存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学好如何去控制风险,规避金融风险隐患。而对于决策当局来说,有决策参考意义的是关注系统金融风险或全局性金融风险。

随着我国经济增长由高速转为中速,结构的调整及创新要求等新常态的出现,有理由认为金融将首先面临着收缩,即通缩的到来。在新常态下,我国目前货币、信贷存量虽然巨大,但是在被过剩产能、无效投资以及非实体经济的高回报领域大量挤占的情况下,直接作用于实体经济领域、具有流动性的货币资金其实相对不足。同时,外汇占款减少导致基础货币的投放减弱,银行吸存能力和放贷能力下降,必然导致货币总量呈现下降趋势。因此,在此背景下,我国金融将首先面临因经济通缩而带来流动资金不足的风险。产能的过剩,将导致实体经济效益的批量下滑,传导至金融上,就会使货币信贷存量被占用,很大一部分将失去其流动性。而一些无效投资(主要表现为在“四万亿”投资和“十万亿”贷款等刺激政策推出时期),使许多企业盲目扩张,进入非主业领域,造成大量的经营损失。这些投资资金,无疑也将失去了流动性而成为呆滞的沉积物。此外,外汇占款减少也将导致基础货币的投放减少。此三个因素,已叠加汇聚成流动资金不足的风险。流动性不足,又导致放货的不足,在新常态下,企业、居民等经济主体收入增长放缓,又直接影响存款源头。同时,在诸多因素的交互作用下,商业银行吸存能力将普遍下降,存款大量流失。存款的流失,必然加剧流动性与放货的不足,最终形成恶性循环,进一步加大了风险的存在。

其次,新常态下,金融资产质量(信货)将成高危风险。这些年,我国经济在较长时期内的高速运行,已经累积了许多发展中的问题,其中产能过剩(最明显的表现是房地产业,其次如工商业中的钢铁、水泥、风电、光伏电池、有色金属、电解铝等)是一个较为突出的问题,倘过剩超过15%时,就应引起高度关注。一旦产能过剩超过临界点时,借款人销售已然萎靡,流动资金均被占用,按期履约显得十分困难,在银行方面,则其逾期贷款和不良贷款将不断增加,直接导致的后果是坏账损失的形成。而坏账对金融系统的冲击无疑是巨大的。事实上,中国银行业的信贷资产质量在2014年已持续恶化。截至2014年第三季度末,所有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总额高达7,669亿元,较2013年同期增加36%,自2011年第四季度以来连续12个季度处于上升位置。如此高位上升的不良货款趋势,实际上已形成了高危风险。

再次,在新常态下,经济结构调整升级所带来的阵痛与震荡,对金融领域的传导所形成的风险。经济增长速度的减缓,为结构调整留下了一定的空间。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国经济将进入一个以房地产、工商业等产能过剩的实体经济结构调整时期。由于结构的不尽合理,体制与机制的不完善,各实体经济在宏观调控与市场机制的作用下,必然出现较大的洗牌、重组与升级局面。一些企业将被兼并转让,甚至关闭拍卖;一些企业为转型升级而出现一定时间内销售、利润的双低情况,甚至严重亏损,借款无法按期偿清甚至根本无法还款,等等。这些结构的调整升级,必然传导至金融领域,形成金融上的低迷与损失,资金来源趋紧等风险。这些风险,随着实体经济结构调整的力度与与深度的扩张,在一定程度上还会出现扩散和蔓延的趋势。具体表现就是,跨市场、跨行业金融风险有所集聚,金融风险防范压力上升,对于保持金融业持续健康发展和发挥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作用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最后,新常态下,金融可能出现的系统性风险。通常,金融系统性风险,我认为在新常态下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即金融自身系统与区域性系统风险。金融自身系统风险,主要是在增速减缓、结构调整与金融创新等影响与压力下,对信用、杠杆、风险这三个方面没有很好地协调与失控所导致的。具体表现就是,由于实体经济的影响,资金使用效益下降,杠杆比上升,从而加剧整个信用风险;产能过剩,致使金融风险集中暴露,导致M1和M2周转速度放慢,盘子总量越来越大,风险也会越来越大等。区域性系统风险是否存在,在新常态下,虽然政府一再保证不会发生,但仍不容乐观。在上述风险综合作用下,在强制性退保与刚性兑付情况下,加之各种非法社会金融活动造成的局部性恐慌所形成金融震荡,仍有可能形成区域性风险。况且,这一风险在目前中央与地方政府监管上的模糊性,缺少地方金融监管范围准确清晰的界定和上位法的支持下,一定程度上必然加剧了这一风险的发生。因此,区域性风险是否发生,仍要密切关注。

此外,漠视潜在的金融风险,也很有可能产生新常态下的新风险,可称之漠视风险。虽然,我们对上述各种金融风险的发生,只是一种可能性,但由于金融体系本身的脆弱性,及经济本身系统性的特征,我们仍然不能掉以轻心。中国如今的金融失衡与20世纪90年代日本面临的情况已经有某些相似之处了。比如,债务的快速增加和房地产市场的繁荣以及人口老龄化等方面有许多的相似性,彼时的日本,由于当时政府未能抓住时机实施结构性改革,银行系统的问题最终失控。况且,在我国的某些方面,这种风险情形假设过度放贷的现象仍然存在,债务继续上升,目前贷款以旧还新的现象被持续容忍,亏损的公司仅支付利息即可存续下去,资产质量进一步恶化的现象仍然大量存在。这,也不能不让人忧虑。

综上所述,我国金融在新常态下所面临的风险,将是一个相互依存,相互影响,主客观相互作用,层层递进的过程,已到了业界与决策者不得不加以强力关注的时候。另一方面,如何规避这些风险,将是我们关注的又一个重点。

对以上将要发生的金融风险隐患,除金融系统要高度重视外,宏观经济调控层面,各科研机构及民间智库也应积极应对。我以为要防范与化解这些风险,必需先正视其存在的可能性,有针对性地出台一系列措施,同时金融系统内部各部门之间,及金融系统与非金融系统之间宜通力合作,全力应对才为上策。以下,扼要阐述之。

第一,针对由于新常态下通缩带来的流动性资金不足,及存款与信贷缩小的风险,从宏观层面来说,当然是要加大经济改革力度,扩大内需,刺激经济,增加中等及中下等人的收入水平,切实把反腐倡廉与公平分配有机地结合起来。同时,仍要坚持“区别对待、有保有压”的原则,既要大力调整存量结构;也要优化增量结构,复活沉积资产,以化解资金不足的风险;

第二,详细调查目前不良资产的存量,排查有问题贷款的规模,摸清其临界点的状况。在此前提下,要尽量避免对不良债务进行延期,建立预警分析机制,提示各类企业不要卷入过剩产业,遏止过剩产能蔓延,而企业等实体也要建立自身的风险分析机制,与金融系统通力配合。同时,金融业在兼顾一般性贷款外,还应把有限的资金转向实体信贷中的优质资产。对于银行核销贷款的呆账,政府应该考虑使用财政资源或国有资产来弥补部分债务损失,目的是尽量减少坏账对金融系统的巨大冲击;

第三,金融机构要顺应新常态下的经济结构调整升级的要求,加快信贷自身结构调整步伐,既要严格控制产能过剩行业贷款规模,也要创新服务方式支持产能过剩行业的企业兼并重组和转型发展。同时,金融机构要健全长效机制,进一步推动自身的深化改革,完善公司治理,加强内部控制,强化风险管理;

第四,对于新常态下金融自身的系统性风险,需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及直接金融系统共同操作去杠杆化,加强金融系统内部的管理,认真做到提前预测、分析,提前提醒与纠偏。在区域性风险防范方面,要清楚地界定中央与地方政府对可能出现的情况加以监管的职责,提高监管信息化水平,推动监管方式由事前监管向全流程监管转变。同时,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对于可能出现大规模的产品违约情况,要尽力避免其发生。

最后,对于我国在新常态下金融可能出现的风险,要有高度的警觉意识,要把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责任层层落实,完善应急预案,果断分类处置风险,加强风险的系统化研究,加强财政、金融政策的协调配合,合力推动结构调整,吸取外国已发生的各种金融风险的教训,加快金融结构性改革,等等,也是非常重要的方面。 


总之,新常态下,对于我国金融面临的各种出现的风险,已显出一定的紧迫性,因此要加以认真研究并积极应对。其实,新常态本身已经给出这样的契机,机遇与挑战同在,在我国深化经济改革与结构调整下,我们完全有能力防范与化解风险,使风险保持在可控水平内,同时确保不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


2015-2-27

评论(0)
博主资料

...

博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