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对公金融 > 投资银行

城商行多种方式拥抱资本市场

  • 2016年03月21日 15:56 来源:中国资金管理网
  • 收藏:

综合来看,无论是闯关A股,还是绕行新三板,抑或弄潮港股,城商行都应当用好资本市场,做好资本工具创新。结合多层次、多板块资本市场的建设方向,城商行应当积极开辟新型资本来源,构建多层次的资本补充渠道体系。

随着“注册制”改革脚步迫近,对城商行关闭长达8年多的A股大门有望再次打开,上海银行、杭州银行和贵阳银行等10多家城商行正跃跃欲试。与此同时,齐鲁银行登陆新三板,为城商行打开了一扇新的资本市场之门。拥抱资本市场,对城商行来说意味着更为透明公开的挑战,也意味着转型升级的机会。

城商行上市的好处何在?

随着金融体系的不断改革,我国诞生了一大批城商行。他们是在原有城市信用合作社的基础上,通过对其进行整改,以地方政府以及企业、个人参股的形式,将原有的多家规模较小的城市信用合作社重新组建而成。城商行的规模较小,具有一定的地域性,是立足地方经济,立足中小型企业,立足广大市民的地方性银行,对促进我国金融体系的完善、地方经济的发展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但是,自宁波银行、南京银行、北京银行上市以来,8年期间尽管IPO多次暂停与重启,再无城商行在A股上市。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青岛银行、郑州银行等多家城商行陆续选择H股上市。然而随着“注册制”改革方案逐步浮出水面,IPO的大门也在向城商行开放。2015年12月底,贵阳银行“闯关”成功,上海银行、杭州银行无条件过会的喜报频传。目前还在A股排队上市的银行还有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等2家城商行。他们也极有可能在2016年赶上资本市场这班车。

那么,上市对于城商行而言到底是有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呢?从好处来看,上市对于城商行的意义不言而喻:第一,上市可以改善城商行公司治理混乱的情况。一旦城商行上市,公司的股权结构得到优化,可以实现股权多元化,有利于银行逐步建立现代企业制度。除此之外,也可以削弱地方政府的话语权,降低其在确定董事会、监事会以及行长人选时的影响力,改善银行内部治理结构,加强“三会一层”之间的相互制衡和监督,优化经营管理层。

第二,上市可以增加银行自有资本,增强银行抵御风险的能力。城商行由此获得了足够的资金来扩大自身的规模,解决城商行经营区域狭窄的问题。除此之外,城商行也拥有足够的资金来开发金融创新产品,拓展金融业务。

第三,上市可以健全银行的信息披露机制。上市过后,银行要定期公布半年报、年报,使投资者更好地了解银行的经营情况。

不过,上市对于城商行而言虽然有诸多的益处,也有人对于城商行上市提出过质疑。有人提出,城商行的定位是立足于地方经济、中小企业和市民的银行,如果城商行上市,表明其可能想往大型综合化银行的方向发展,这就背离了其设立初衷和市场定位。只有坚持市场定位,才能在竞争激烈的银行业中占有一席之地。上市之后,城商行也应该考虑清楚,到底是往全国性银行发展还是区域性银行发展呢?确定了自身的规模定位之后,便要寻求特色化发展之路,要在某一个领域做出特色和成绩,做出自己的品牌,这才能吸引客户。

登陆A股的三家领先者

有研究表明,宁波银行、北京银行和南京银行三家银行上市后,在安全性和盈利性方面均有了较好提升。首先,在安全性方面,三家城商银行上市后,资本充足率以及核心资本充足率都有了明显的改善。这主要是由于上市可以增加银行的自有资金,抗风险能力有所提高;上市后三家银行的不良贷款率都有了显著下降,说明三家城商行上市后对于资产质量的管理水平有所提高,控制风险的能力有所提高;除了宁波银行以外,其他两家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在上市之后都大幅提高,主要是由于宁波银行在上市之前拨备覆盖率非常之高;三家城商行在上市后单一最大客户贷款比例和最大十家客户贷款比例都有明显下降,说明贷款集中度有所下降,风险下降。总体来看,三家城商行在上市之后安全性有所提高,而宁波银行的安全性最好。

其次,在盈利性方面,三家城商行上市后总资产收益率都有所改善,均出现了不同幅度的上升。上市过后,北京银行和南京银行的成本收入比都有所下降,但是宁波银行有略微上升,主要是由于宁波银行受金融危机影响较大。总体来看,三家城市商业银行上市之后盈利性都有所提高,宁波银行的盈利性最好。此外,三家城市商业银行上市后总资产增长率都有所增长,并加快了扩张规模的脚步;上市之后,三家城市商业银行的主营业务收入增长率都有上升;南京银行在上市过后净利润增长率有所下降,而北京银行和宁波银行都有所提高。

总体来看,三家城商行上市后的盈利性和成长性均有明显提高。可以说,从过去十年上市的三家城商行来看,其在安全性、流动性、盈利性以及成长性方面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

挂牌新三板的突围者

尽管上市好处不少,但是诸多城商行仍然苦于IPO排队的艰辛。总体上看,城商行上市面临着以下四个方面的难题:一是利率市场化渐行渐近。随着利率市场化的不断推进和深入,受制于资金议价能力低等先天性原因的影响、盈利模式过度依赖息差的城商行等中小银行更显惴惴。因此,来自转型的考验,自然就迫切地摆在城商行面前。二是与正在二三线城市布局的外资行将展开竞争。目前,三分之一的外资银行已在二三线城市布局,超过四分之三的外资银行在3年内有并购的打算,而他们的目标直指剩余的城商行、农村金融机构以及金融混业经营。城商行可能即将面临一场惨烈的“战役”。三是与大型银行同台竞技。与大行相比,城商行等中小银行的压力不言而喻。业内人士指出,从各项数据来看,中小银行面临着资本约束,资本充足率、存贷比等监管指标成为困扰中小银行的难题。因此在市场份额和客户认可度等方面都不具备优势。四是股权结构复杂,员工持股等问题难以处理。城商行职工持股是比较普遍而集中的现象,是遗留题目。职工持股的初衷,是城商行本身成长过程中的一种本钱求索行动。然而,这种股权结构在上市过程中,将带来不小的清整难度。

面对这一窘境,有些城商行选择了“另辟蹊径”——登陆新三板。2015年6月29日,齐鲁银行登陆新三板,成为新三板上首家成功挂牌的城市商业银行。此前,齐鲁银行历经银监会、证监会近一年的审核,最终IPO无望,选择了沪、深以外的第三家全国性证券交易场所——全国股转系统,也就是俗称的“新三板”。挂牌同时,齐鲁银行启动了股票的非公开发行工作。发行股份6.29亿股,发行价格定为3.18元/股,募资总额为20亿元。据披露,本次发行股票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齐鲁银行核心资本。截至9月24日,齐鲁银行总市值为99.99亿元,在当前3522家挂牌企业中高居第六位。“新三板的股份公开转让、定向发行股票、发行优先股以及转板上市等功能,可以提供丰富的融资工具,为银行补充资本提供了较为广阔的空间。”在挂牌仪式上,齐鲁银行董事长这样公开表示。

对于城商行这样的“巨无霸”而言,登陆新三板或与主板上市难度大、审核时间长有关。同时,也与新三板特有的制度红利有关。业内专家认为,中小银行要在经营和发展中突破原有格局,实现上市融资的目标,新三板是一个重要的机会和平台。很多发展意愿比较强烈的中小银行都存在着扩充资本的压力,新三板提供了主板外的新选择。以齐鲁银行为例,自2012年以来,该行资本充足率已经进入了下滑通道,该行近三年的资本充足率和核心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07%、11.64%、11.15%和11.2%、9.44%、9.99%。有关齐鲁银行挂牌的反馈意见也表明,2014年齐鲁银行不良贷款率和逾期贷款大幅增长:2014年,该行不良率为1.72%,比年初上升0.76个百分点;逾期贷款余额20.39亿元,较年初增加14.99亿元,其中逾期保证贷款余额从1.27亿元增长至17.13亿元,增幅高达1249%。在这个时候,新三板不但为已挂牌城商行提供了救急的粮草,还意味着为其他处于类似境遇的城商行打开资本市场之门。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挂牌新三板的城商行来说,股转公司最近正式推出的优先股制度,或许将使得城商行等金融机构有望成为最大的受益者。2015年9月22日,全国股转公司发布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优先股业务指引(试行)》,该公司表示,有四类公司适合发行优先股融资,其中第一类就是“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可以发行优先股补充一级资本,满足资本充足率的监管要求”。而且,根据此前证监会出台的《优先股试点管理办法》,商业银行是所有发行优先股的主体中,唯一一类能够将优先股在符合条件情况下转为普通股的“优待主体”。在满足资本充足率的监管要求之后,商业银行还可以灵活地将优先股转为普通股,从而优化资产负债表,并为那些认购其发行的优先股的投资者提供优裕的回报。市场人士认为,优先股已经成为挂牌企业又一重要的融资工具,将吸引更多金融机构尤其是商业银行登陆新三板。

拥抱H股市场的弄潮儿

近年来,赴港上市的中资银行有很多,重庆农商行、重庆银行、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盛京银行先后在H股上市成功,让港股投资人更多地了解中资银行。而目前正在申请上市的锦州银行、郑州银行、青岛银行三家城商行的经营数据更为亮眼,在净利润增速下滑的大局势下,这三家银行依旧能保持两位数增长,截至2015年6月底,三家银行的净利润增速分别为58.2%、45%及18.02%,且不良率控制较好。尽管如此,这三家城商行仍然难以登陆A股市场,只能选择在H股上市。H股市场能够提供给城商行的,是比较灵活的融资工具和多元化的资本渠道。因此,尽管在H股银行股估值并不高,但城商行热情不减。

自2012年起,上海银行、重庆银行、大连银行、徽商银行等多家城商行就向监管部门提交了H股上市申请。2013年11月6日,重庆银行成功登陆H股,全球发售募集资金净额约38亿港元,成为近几年第一家在港交所上市的中资银行,也是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内地城商行。重庆银行成功上市之后第6天, 即2013年11月12日,徽商银行在香港联交所正式挂牌交易,共发售逾26.1亿股,募集资本净额约85.57亿港元。2014年3月31日,哈尔滨银行在香港联交所成功上市,全球发售30.2358亿股H股,募集资金净额约77.22亿港元。2014年12月29日,盛京银行在香港上市,共发售 13.75亿股,募集资金约103.95亿港元。

登陆H股对于城商行的益处,在重庆银行和徽商银行上市当年的年报表现中一目了然: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在H股上市后均有较大幅度的提升。在2013年一年,即分别从年初的11.11%和8.18%,升至13.26%和10.82%,提升2.15和2.64个百分点;徽商银行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更高达15.19%和12.6%,比年初提高1.65和2.3个百分点。通过在H股发行融资,两家银行总股本分别从20亿元和81.74亿元增厚至27亿元和110亿元。截至2013年末,重庆银行和徽商银行总资本净额分别达到163.9亿元和379.14亿元,资本实力得到显著增强。正是这一示范作用,加上2014、2015年A股IPO的排队迟滞和财务核查,使得更多的城商行意欲转向H股市场。

但是,目前在H股上市的城商行,依然面临着一些尴尬。例如,面临估值普遍偏低,股价长期低迷的困扰。同时,在港股上市融资规模有限,城商行难以在H股中募集到充足的资金。以青岛银行为例,2015年12月3日,青岛银行以此次发售最低价每股4.75港元开盘,盘中一度下跌至4.74港元。此前,青岛银行获得6家基石投资者认购近七成股份。同样准备登陆H股的锦州银行,目前仅获得1家基石投资者认购15%的股份。对于港股投资者来说,内地银行业不良资产趋升和内地经济下行的状况,也成为投资者目前的主要担忧。有专家称,国内银行业已进入低增长时期,业绩增速大幅放缓,资产质量恶化较快,难以获得高溢价估值,这是需要说服投资者来认购的核心因素。在香港市场上市,和A股“皇帝女儿不愁嫁”的心态不同,还需要在推介路演和市场营销方面下够功夫。

综合来看,无论是闯关A股,还是绕行新三板,抑或弄潮港股,城商行都应当用好资本市场,做好资本工具创新。结合多层次、多板块资本市场的建设方向,城商行应当积极开辟新型资本来源,构建多层次的资本补充渠道体系。既可以非公开发行,实现增资扩股;也可以发行债券和优先股等方式,在确保资本充足率的前提下不断补充资本金来源;还可以通过在A股、H股和新三板上市/挂牌的方式,获得来自资本市场源源不断的支持。此外,人民银行2015年7号文也为信贷资产证券化与交易所市场的联通进行了铺垫:城商行的信贷资产证券化产品还可以通过“由市场和发行人双向选择信贷资产支持证券交易场所”,从而在包括银行间市场、沪、深以及新三板市场交易转让。这一尚未被充分开发的融资渠道,或将成为城商行优化资产负债表、不断补充资本金的新战场,并在新的一年为城商行扩大规模、转型升级提供新的助力和推进。

关键词: 城商行 资本市场 新三板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