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宗商品 > 行业资讯

武钢集团陷历史最艰难时刻

  • 2016年04月28日 09:22 来源:中国资金管理网
  • 收藏:

地处江城东郊、长江南岸的武汉钢铁(集团)公司(下称武钢集团),是新中国成立后兴建的首家特大型钢铁企业。曾几何时,只要捧上武钢的“铁饭碗”,从参加工作直至退休,便可在钢铁围城里度过大半辈子。

中国资金管理网4月28日综合报道,如今,这家1958年建成投产的老牌钢企,正陷入近60年发展史中最为艰难的时刻。2015年,武钢股份净亏损75.15亿元,较预亏增加约10%,超过预亏69.6亿元的酒钢宏兴,暂列“亏损榜”首位。这亦是武钢股份自1999年上市以来首次年度亏损。

武钢股份为武钢集团旗下核心资产,位于武汉市青山区。武钢股份于2007年达到盈利巅峰,净利润高达65.19亿元,此后一路下行,2012年跌至净利2.1亿元的低谷。4月中旬,在武汉举办的一场钢铁行业会议中,武钢集团副总经理、武钢股份总经理邹继新,将“人多、债多”列为武钢面临的两个“突出问题”。“武钢青山本部职工还有5万多人,人工成本高,必须下决心解决劳动生产率的问题。”这位在武钢供职27年的负责人说。

武钢集团董事长马国强在今年“两会”期间称,目前武钢集团从事钢铁主业的有八万人,约一半以上需要寻找其他出路,只留下三万人炼钢、炼铁。去年7月至今,包括正常退休人员在内,武钢青山本部已有一万四千余人离岗。

不被批准的离职

今年3月7日,在武钢工作不到两年的周炜鑫递交了辞职信。他的这一举动,被其所在厂厂长在全厂大会上当众斥为“叛徒”,对武钢“不忠诚”。

从南方某部属重点大学矿物工程专业毕业后进入武钢的周炜鑫,工作表现积极,热衷参加并主持厂内活动,颇受领导赏识,实习期尚未结束便被提拔为工段长。按照惯例,一般需要花费一两年时间才能晋升到该职位。

周炜鑫每月到手的工资有四千多元,这在武钢并不算低。但这位25岁的东北小伙,依然决定离开武钢去创业。周炜鑫的学长丁宇在武钢股份旗下某厂担任技术员,也选择了辞职回家。根据武钢出台的一项分流政策,工龄满五年的职工可申请停薪留职。满足条件的丁宇打算抓住机遇出来创业,同时又能保留在武钢的“退路”。

不过,丁宇提交的辞职申请没有被批准。为了鼓励职工响应多项分流政策,武钢股份出台了奖励措施。在今年1月31日之前签字的职工,可获得五千元“签字费”。“我们厂一共151个名额,200多人报了名。”武钢股份某分厂的一位职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平时工作不积极的都批准了,大学生干部不让走。”武钢希望留下能为企业带来更大价值的青壮年。

这并未能阻止年轻人的离开。丁宇辞职后,和周炜鑫共同开了一家清吧。“想离开那个大而看不到前景的世界,出来做一回真正的年轻人。”站在自己正在装修的店里,周炜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中老年职工的退出路径则不同。4月上旬,人社部、发改委、工信部等七部委联合出台《关于在化解钢铁煤炭行业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过程中做好职工安置工作的意见》,对距法定退休年龄5年之内、再就业有困难的在职工,自愿选择、企业同意并签订协议后,可实行内部退养。由企业发放生活费,并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和基本医疗保险费,个人缴费部分由职工继续缴纳,达到退休年龄时正式办理退休手续。

武钢从去年底便已采取这一做法。根据国家规定,女工人的退休年龄为50岁,女干部为55岁,男职工统一为60岁。据此,武钢将年龄超过45岁的女工人和55岁的男工人,以及不符合上述年龄条件但因病因伤的职工,纳入内部退养(又称“居家休养”)范围。

武钢集团称并未采取“一刀切”的做法。“对于家中已有一人下岗的,会考虑将其留下,或夫妻同在武钢上班而家庭尤其困难的,会考虑留下一个。”武钢集团外宣部主任孙劲对界面新闻记者说,“满足内部退养年龄条件的,可以选择留下,但必须服从工作调配。”

武钢集团多位内部退养职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内退后,除了武钢继续为其缴纳“四险一金”(工伤险不再缴纳)外,每月可获得约2300元生活保障金,其中武钢支付1550元,政府支付750元。政府支付根据距退休所剩时间一次性付清。一位刘姓内部退养职工,还剩25个月到龄退休,收到约1.9万元生活保障金。

职工所得生活保障金并非人人相同。孙劲称,武钢集团采取的是“一厂一策、一人一策”,按照不同厂的实际效益和不同职工的工龄,保障金额不完全相同,总体在1500元-2500元。

武钢集团推出了协调内部转岗、自愿离岗待退休、发展多元产业内部吸收、融入地方经济建设,及支持大众创业等多种职工分流安置办法。孙劲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武钢集团专门成立人力资源服务中心,为离岗职工寻找新的工作岗位。

减员不减产

减员来自两方面考虑。一是为削减人力成本支出,二是“去产能”过程中所需人力的减少。孙劲告诉界面新闻记者,马国强所称的“三万人炼钢、炼铁”是对标世界先进企业的劳动生产率,即人均生产1000吨钢。武钢集团粗钢年产量约3000万吨,故需要三万人,除了青山本部,还包括昆钢、鄂钢和防城港。

孙劲称,武钢集团青山本部将从原有的1800万吨年产能,压减至1000万吨,即需要1万人,目前约有2万人,故在去年底提出减员1.1万人的目标。

今年初,国务院提出“十三五”期间将压减1亿-1.5亿吨粗钢产能。武钢集团的产能压减工作亦在此框架下执行。孙劲称,未来武钢集团的炼钢产能约2000多万吨。除防城港外,现有产能约3000万吨。

来自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武钢集团铁、钢、材产量分别约为2500万吨上下。武钢股份占据近六成。按粗钢产量计算,武钢集团位列国内第六。

武钢集团并不打算过多削减产量。武钢集团内部通知显示,该集团今年计划生产铁2465万吨,钢2495万吨,材2511万吨,前二者分别同比下降3.4%和3.2%,钢材产量增加2.1%。粗钢产量减幅为去年的一半,减产力度大幅趋缓。

武钢股份今年铁、钢、材的计划生产量,均较上年有所增加。钢铁产量不减反增并非武钢独有。截至发稿时,共有12家上市钢企发布今年的产钢计划,仅三钢闽光和马钢股份有所减产,方大特钢、新钢股份、南钢股份产量与去年基本持平,其余六家均有不同程度的增产。宝钢股份增产近八成居首,业内分析认为,新投产的湛江项目产量或计算在内。包钢股份增产亦超六成。

钢企大面积增产的主要原因在于行情向好。自去年12月中旬至今,国内钢市已持续上涨近五个月,钢价平均涨幅近50%,部分钢材品种价格涨幅超过80%。

“企业盈利空间有所恢复,企业都希望多生产些。”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对武钢、宝钢等大钢企而言,保有稳定的市场份额是企业经营的重要目标,减产力度不会太大。

眼下钢企亦有补库存的动力。去年四季度到今年一季度,国内钢铁产量被过度压制,市场过度“去库存”。中联钢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五大品种库存937.94万吨,同比下降32.71%。钢坯库存已处于超低位。

国内钢铁产量的释放由需求决定。“尽管今年政府看重供给侧改革,实际政策层面更加偏重需求侧刺激,对需求的拉动比‘去产能’成效更明显。”西本新干线首席研究员邱跃成对界面新闻记者称,3月以来的需求释放已超出市场预期,需求放大必然会带动钢厂产量释放加快,产能利用率提升。

4月中旬,在武汉举办的一场钢铁行业会议上,武钢集团国际经济贸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舒文虎称,春节后出货“非常顺畅”。“春节时的订单已经订到了4月,紧急恢复了另外一条停产生产线。”舒文虎称,目前该公司上半年订单“基本上已经锁定”。

产线复产也引起不少人对“武钢或将不再减员”的猜测。但孙劲对界面新闻记者解释称,武钢的“人力资源优化”工作不是阶段性的,而是“一项长期性、经常性的工作”。减员的同时并不减产,意味着劳动生产率的提升。孙劲称,目前武钢的劳动生产率仅为前述“先进”数据的1/3,即人均不到400吨。

“以前厂区、办公楼外经常有无所事事的职工,现在看不到了。人少了都得下车间干活。”一位到龄退休的武钢职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孙劲称,与民营企业“三班三倒”不同,武钢采取“四班三倒”,保障职工获得更多的休息时间。正因如此,他认为,国企比民企养活了更多人,“这也是对社会的贡献。”

武钢不仅承担着数万名内部职工的生计,也影响着周边人群的“钱袋子”。“武钢效益好的时候,附近的房子俏得很,现在都空了,一个月一百块也没人租。”一对在武钢门前做了25年小生意的夫妇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以前有很多人来武钢做外务工,比如门卫看守、上煤工等,现在这些岗位都由武钢内部职工解决,外来工已全部遣散。

682亿负债和非钢项目

在岗职工大幅削减,折射出的是该企业所面临的财务困境。年报数据显示,武钢股份2015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7亿元,去年同期则为77亿元。负债总额和负债率均刷新武钢股份的历史纪录。截至2015年底,武钢股份总负债658.62亿元,资产负债率达69.7%。

负债上升的态势尚在继续。武钢股份一季报显示,负债总额已增至682.17亿元,负债率则首次突破70%。横向来看,武钢的负债率在钢铁企业中较为普遍。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有五家钢铁企业的负债率超过100%,13家超过90%,48家超过70%。

2000-2015年,武钢不仅负债率创下新高,且利息保障倍数降至-3.8,去年同期则为1.68。利息保障倍数为企业税前利润与利息费用的比率,通常是债权人用以衡量企业债权安全程度的指标。倍数越小,说明企业支付利息费用的能力越弱。

武钢股份的负债占据武钢集团总负债的绝大部分。邹继新称,整个武钢集团的资产负债率约为70%,“财务费用非常高,旗下的经济实体效益普遍不好,偿债压力很大。”

作为国资委直管央企,武钢获得了政府“输血”支持。据界面新闻记者统计,2008-2015年,武钢股份共获得政府补贴11.2亿元,年均1.4亿元,位居同行前列。去年所获补贴为6580万元,但相较逾70亿元的亏损仍是杯水车薪。

提高钢铁主业的核心竞争力,将是武钢扭亏的首要方式。但其主业正面临瓶颈。2015年武钢集团钢材产量2460万吨,位列世界钢铁产量排名第十。板材是武钢的主打品种,其中以电工钢、镀层板带、冷轧、热轧、中厚板等产品为主。

硅钢是武钢主推的优势产品,这是一种含硅量为0.5%-4.5%的极低碳硅铁合金,主要用作各种电机、发电机、压缩机、马达和变压器的铁心,是电力、家电等行业不可或缺的原材料产品。

因制造技术比普钢产品严格,生产工艺复杂且技术含量较高,硅钢曾被称为“钢铁产品中的工艺品”,一度成为钢厂产品结构升级的热门方向。在此前供不应求的格局下,硅钢的市场利润颇高,颇令国内钢厂眼热。

中国联合钢铁网主编胡艳平对界面新闻记者称,在1990年代,武钢在硅钢领域占据“绝对统治地位”,后来宝钢迎头赶上,成为武钢的最大竞争对手。首钢、鞍钢等多家钢企亦在硅钢领域有所突破,全力抢夺市场。

武钢依然是全球最大的硅钢生产基地。硅钢年产能超过200万吨,包括50万吨取向硅钢和160余万吨无取向硅钢,但2015年其硅钢产量占全国重点钢厂硅钢产量的份额已大幅下滑至23%。

由于众多钢厂“一窝蜂”投产,硅钢行业产能过剩,同质化竞争严重,价格持续下跌,这一形势对武钢较为不利。胡艳平称,武钢在高牌号硅钢产品上依然有较大优势。武钢集团亦表示将继续增加对硅钢、汽车板、高强度结构钢等优势品种的倾斜力度。

汽车板是武钢即将重点加入的“新战场”,位于广西沿海的防城港项目则是未来的主要力量,但该市场的竞争压力正在急剧上升。

仅在“两广”地区,已投产的宝钢湛江项目便与武钢防城港项目“正面相撞”,二者仅相距约250公里,产品定位均集中于汽车板和家电板。在中南和西南地区,安赛乐米塔尔与华菱钢铁,蒂森克虏伯与鞍钢,韩国浦项与重庆钢铁亦纷纷联手进军汽车板市场。目前该领域已陷入产能过剩局面,利润被大幅摊薄。

产品市场乃至整个钢铁行业形势的变化,令武钢开始谨慎对待防城港项目。目前防城港项目仅建设了一条220万吨产能的冷轧镀锌汽车板生产线,但尚未开始量产。

尽管此前武钢称防城港项目未来目标产能约为1000万吨,孙劲向界面新闻记者强调,“武钢建设防城港钢铁基地的决心没有变。”但其透露,目前该项目正在“根据市场变化情况重新规划”,包括何时量产、产能规模、投资总额、设备选型以及工艺等。

宝钢湛江项目亦经历了类似过程。去年2月披露的《广东湛江钢铁基地项目变更环境影响报告书》显示,宝钢湛江基地一期的规模已调整为年产铁823万吨、钢875万吨,与项目最初批复时的“年产920万吨铁、1000万吨钢”相比,缩水逾10%。投资规模也从最初计划投资696.8亿元,削减到2013年项目方案最终通过时的415亿元,后因增设一条生产线,总投资调至540亿元。

邹继新称,非钢产业是武钢“十三五”期间的工作重点。“针对产业业务分散,高度依赖钢铁产业,市场竞争力比较弱,与地方经济融合不够,参与度不高等问题,我们研究确认了多元产业发展聚焦向外的思路。”他说,武钢将推进非钢业务板块的调整和重组。

所谓“聚焦”即优化现有产业板块,收缩或退出一些亏损或没有发展前途的业务,关闭相关亏损企业以“止血”,将有限的资源集中在“相对有前景、产品有市场、生产有效率”的业务上。

武钢的非钢产业包括矿产资源、国际贸易、物流、高新技术、冶金工程装备、制造、钢材深加工、资源综合利用、金融,以及现代城市服务等多个领域,投入不小,且在岗人员非常庞大。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武钢的非钢产业“摊子铺得太大,资金都分散了,没赚回多少钱,反而出现了很多管理漏洞”。

在矿产资源投资领域,2008年以来,武钢通过股权收购和项目合作等方式,先后在巴西、加拿大、非洲等地布局了八座矿山,拥有海外资源权益数百万吨。但这些矿山的品位都不高,多在30%左右,提炼成本大幅增加。武钢在巴西和加拿大投资的MMX铁矿和Bloomlake铁矿,已相继宣布破产、停产。

武钢集团的非钢产业并非都在赔钱。孙劲称,物流、高新科技、钢材深加工等板块处于盈利状态。邹继新则表示将在上述领域加大投资力度,并“向外参与武汉市的建设,与地方经济融合”,将商业与海绵城市建设作为多元产业向外开拓的重点。

得益于行情转好,今年一季度武钢股份实现盈利3026万元。该势头能否继续保持,以及上述主业与非钢产业调整举措能否切实有助于武钢扭亏脱困,还有待时间考验。


关键词: 武钢集团 钢企亏损 负债高企 十三五 裁员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