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宗商品 > 期货资讯

连跌五日夜盘延续暴跌 “黑色系”遭遇“黑色星期一”

  • 2016年05月10日 08:00 来源:中国资金管理网
  • 收藏:

昨日,受各种利空消息影响,黑色系商品期货遭遇黑色星期一。在早盘快速跳水后,以螺纹钢、铁矿石为代表的黑色系商品期货随后加速探底带领各类商品 期货价格下探,其中焦炭主力合约价格重挫6.91%,热轧、铁矿石等更是在开盘不足2小时就纷纷跌停直到收盘。

中国资金管理网5月10日综合报道,黑色系夜盘开盘延续日盘跌势,主力合约中,螺纹钢和热轧卷分别大跌6.6%、6.4%,焦炭、焦煤分别跌4.28%、2.35%;铁矿跌4.4%。至此,黑色系商品期货已经连续5个交易日下跌。

螺纹钢成交量不及两周前四成

昨日,黑色系商品期货复制了A股的走势,除了A股暴跌受到关注之外,黑色系商品期货的暴跌也备受瞩目。在早盘开盘迎来跳水之后,以螺纹钢、热卷、铁矿石为代表的黑色系商品期货随即加速探底直至跌停。焦炭、焦煤等也遭受重创。

近日黑色系品种成交量萎缩明显,螺纹钢1610即是其一。就在4月份,由于期货产品价格暴涨,各公司线上开户量普遍大幅增长,甚至有投资者称出现了线上开户视频验证拥堵的现象。彼时,期货产品交易量也屡屡创出新高。

此前在4月21日,螺纹钢1610涨停,当日成交量更是创下2236万手的天量,成交金额高达6056亿元,超过了同一交易日沪深两市总成交额(5421亿元)。

但随着近日市场趋冷,市场成交量大幅下滑。从4月22-5月3日的八个交易日,螺纹钢1610成交量累计八个交易日下滑,5月3日报608.7万手。虽然之后略有反弹,但昨日也仅为870万手,不及4月21日的四成。

焦炭焦煤创史上最大单周跌幅

实际上,加上昨日的黑色系商品期货的暴跌,自5月3日以来(除周六日),黑色系商品期货价格已经累计5个交易日下跌。

据新京报记者统计,5月3日至5月6日4个交易日,焦炭、焦煤和螺纹钢三种黑色系商品期货已经创下有史以来最大单周跌幅,分别累计下挫11.11%、10.21%和9.46%。而加上昨日的暴跌,焦炭累计跌幅达到18.02%。

早在今年4月,有专业的投资机构因暴炒螺纹钢疑浮亏13亿。而如今在焦炭一周跌幅如此之大的情况下,此类场景是否会再现呢?中国金融 衍生品投资院院长王红英表示,专业投资机构如果参与了焦炭的炒作,在焦炭跌幅达到18.02%的程度上,是有可能浮亏超过30亿的,但也不能一概而论。

上期所称对期货违法“零容忍”

昨日,上海期货交易所发布消息称,该所近日举办了会员单位风险培训视频会议,就做好当前市场的风险控制、一线监督等方面的工作进行部署。据介绍,上期所下一步将继续做好风险预研预判,加强市场一线监管,继续对违法违规行为保持“零容忍”态势。

上期所称,希望期货公司会员做好开户和风险管理工作,一是从开户、交易、资金等环节了解客户的真实情况,及时传递交易所各项监管政策与风控措施;二是着力健全风险管理体系,使风险管理水平与业务增长的步伐相匹配。

原因1 价格回调,游资撤离观望

对于昨日的黑色系期货商品再次暴跌的原因,中国金融衍生品投资院院长王红英认为,现在实体经济的需求比较疲软,这从国家公布的PMI数据、PPI数据得到有效的验证,前期资产价格的上升偏离了实体经济的轨道,现在不过是一定程度上的回归。

王红英称,前期商品期货价格暴涨原因是央行释放了2.5万亿信贷,这直接造成了市场资金流动性过剩,并且导致各个领域都出现了一定的投机行为,包括前期的房地产市场和现在大宗商品期货市场。

4月以来,黑色系期货商品持续出现暴涨行情,有分析认为,此轮暴涨主要来自“游资”驱动,部分资金很可能源于股市。

王红英认为,这些投机资金是天然多头,当商品价格出现调整,一些资金自然会离场观望。

原因2 监管升级,手续费可能还要涨

除了投机资金退出之外,国家监管层面出台对商品期货价格严厉的监管措施,也是黑色系商品期货价格下降的一个主要原因。

公开资料显示,大连商品交易所曾在一个月内多次出台降温预警。4月18日以来,针对部分品种短线交易率过高、交易持仓比快速提升且持续保持高位、出现过 度投机趋势的情况,大连商品交易所对相关品种出台了包括扩大涨跌停板、提高最低交易保证金及调整交易手续费、取消对套利交易中异常交易豁免等监管举措。

昨日,大商所新闻发言人表示,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交易所将继续强化对市场的监测监控,对所有短线交易频繁、交易持仓比过高品种,仍会采取进一步提高交易手续费的举措防控过度投机风险,并视市场情况采取包括限仓等监管举措,严防过度投机氛围外延至其他品种或复燃。

面对接连暴跌的期货市场,大连商品交易所5月6日发布通知称,对多个品种实行差异化手续费收取办法。

自5月10日起,焦炭、焦煤、铁矿石和聚丙烯品种非日内交易手续费标准恢复至原成交金额的万分之0.6。不过,对这些品种同一合约当日先开仓后平仓的交易手续费标准,继续维持调控后的高水平。

投资者“忍痛割爱” 一周亏损30万

实际上,从国内三大交易所连续提高商品期货交易手续费开始,前期热门品种就“应声而落”,而一批参与其中的高频交易者也纷纷暂别市场。

多次在全国期货实盘大赛中斩获佳绩的业内知名交易者张晓良表示,他以前主要交易热门品种,每天个人成交量达三四万手,而现在已经忍痛割爱,放弃焦煤、焦 炭、铁矿石、棉花等多个品种的交易。而就新京报记者了解,依照现有收费标准,一批颇具经验的投资者已经无法再获取盈利。

另一知名交易员王凯此前一直专注于投资铁矿石期货。在4月下旬收费标准提高以后,他的投资也出现损失,一周累积亏损超过30万元,上周改变交易策略后才实现扭亏为盈。“夹缝中求生存,现在盈利的确比以前困难。”

还有投资者认为,从国家战略高度来考虑,并不希望股市资金转向商品市场,“相比起来,国家更需要稳定股市,商品价格涨太快不利于国家调控。”

张晓良则表示,在“黑色系”受到重挫之后,自己将会尝试寻找农产品的投资机会,比如豆油、豆粕期货等。

关键词: 夜盘暴跌 黑色系 螺纹钢 上期所 大商所 焦炭 焦煤 铁矿石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