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宗商品 > 行业资讯

首钢河钢接棒钢铁合并绯闻

  • 2016年08月02日 09:37 来源:中国资金管理网
  • 收藏:

中国钢铁行业可能将诞生一个超越宝武并居世界第二的巨无霸!援引知情人士称,中国政府正在考虑创建南方钢铁集团和北方钢铁集团,作为钢铁行业国有企业改革重组的重要一步。南方钢铁集团由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合并而成,而北方钢铁集团将由首钢集团与河钢集团合并而来。彭博社同时表示,该计划尚未最终确定。

中国资金管理网8月2日综合报道,一名曾在首钢研究院工作的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这种提法至少在10年前就已经有了,上层领导层面一直在讨论这种合并,当然这么久以来,反对的也大有人在”。该人士认为,“困难很大,如果能合早就合了”。

另有多名钢铁业内人士也均对澎湃新闻表示,首钢河钢合并可能性不大,和同属央企的宝钢、武钢相比,首钢、河钢实际控制人分属不同省份的国资委,这一点也让合并难度加大。

然而,前有曾数度否认合并传闻的宝钢、武钢启动战略重组在先,这对钢铁行业的兼并重组堪称“榜样”。况且,眼下正值国企改革以及钢铁行业深度整合之际。国务院办公厅7月中旬印发的《关于推动中央企业结构调整与重组的指导意见》中也明确将钢铁行业纳入重点工作中的“重组整合一批”。河钢、首钢是否在这所谓“一批”之中,也未可知。

首钢和河北钢铁工业重组曾失败

实际上,首钢和河北地区钢铁工业的融合始于11年前,首钢从北京大举搬迁至曹妃甸时就已对外明确重组意图。

2005年2月18日,国家发改委批准了首钢实施搬迁、结构调整和环境治理方案(发改工业[2005]273号)。同年7月8日,国家发改委颁布了《钢铁产业发展政策》(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令第35号),其中在产业布局调整篇章中提到,华北地区水资源短缺,产能低水平过剩,应根据环保生态要求,重点搞好结构调整,兼并重组,严格控制生产厂点继续增多和生产能力扩张。对首钢实施搬迁,与河北省钢铁工业进行重组。

3个月之后的10月8日,首钢和唐钢共同投资组建的“首钢京唐钢铁联合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首钢京唐”)在河北省唐山市注册成立,注册资金10亿元,首钢占51%股份,唐钢占49%股份。

然而,首钢和唐钢“拉郎配”式的合作并没有维持太久。在首钢京唐公司成立三年后,河北钢铁集团对唐钢集团进行整合组建,由此打破了此前“首钢整合唐钢形成新的钢铁集团”的规划。而在这3年之中,首钢和唐钢围绕着公司的实际经营决策权也是矛盾重重。

值得一提的是,在河钢对河北钢铁企业重组的过程中,不仅首钢被迫出局,宝钢也是忌惮三分。2007年5月,宝钢以与邯钢合资建厂的方式入股邯钢,双方各出资50%。但仅一年后,随着河北省宣布组建河北钢铁集团,宝钢便开始从邯钢集团“主动撤出”。

从此前这些“重组试验”不难发现,处于钢铁重镇河北的河钢,凭借其全球第二大钢铁企业的地位,无论和央企宝钢还是北京国企首钢,融合性并不好。

河钢、首钢合并能带来什么?

此番钢铁行业兼并重组浪潮中,河钢、首钢合并或许有了新的契机。

一名钢铁行业的资深分析师对澎湃新闻分析,“如果合并河钢、首钢合并成真,着眼点应该在于通过河钢和首钢的合并,进一步扩大了河北地区国有钢企的实力,在此基础上再进行河北钢铁产业的整合以及去产能”。截至2015年底,河北省钢铁产能在3.2亿吨左右,河钢产能占其中的20%不到,其余多数为民营钢企。

而眼下,钢铁重镇河北的去产能任务非常艰巨。今年年初,河北省定调未来5年钢铁产能“天花板”为2亿吨,这也就意味着未来2020年之前,河北省将去产能1.2亿吨。

然而,通过扩大国有企业实力再推进兼并重组从而达到去产能,这一方式效果如何还不好说。上述分析师表示,“一个行业通过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来去产能,好像并没有很成功的案例。这充其量是去产能的一个途径而已,但并不能作为一个主要的途径。并不能一味先兼并后关停,这样会有一系列的后遗症集中在重组后的新企业上,很可能把优势企业也拖垮”。

另外,撇去行政意愿,从企业角度来说,首钢、河钢重组在多名业内人士看来“可行性很小”。

前述钢铁行业资深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两家企业企业文化截然不同,河钢主张控制成本,慢慢地滚动式发展,而首钢追求高起点,敢于重投资。两家重组的话,河钢的控制成本的方法无用武之地,首钢如果半道放弃追求高端化也会面临前功尽弃”。

企业文化之余,另一大障碍便是人事安排。上述资深人士认为,“河钢、首钢分属不同省份国资委,以后谁说了算是一大问题,宝钢、武钢同属央企,合并后人事任命反而简单”。在该人士看来,人事安排事关企业未来发展,“钢铁行业属于重资产,同时对专业性要求较高,业内很多案例都说明,人选错了,决策错了,企业损失巨大”。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宝钢、武钢正在推进战略重组,但和此前验证多次的业内重组失败相比,此番兼并重组思维并没有发生实质性改变。行政手段、政府推动依然是当下兼并重组的主要因素。

前述分析师认为,“‘拉郎配’式的兼并重组,几乎没有成功案例。哪怕宝钢、武钢正在推进重组,但必须正视此前他们各自的兼并重组也都是失败的。”据该分析师统计,即使通过市场化手段推进的兼并重组,根据国外的经验,成功率也仅在50%-60%。

不过,如果河钢、首钢合并成真,宝钢、武钢合并体刚刚坐上的中国钢铁产量“老大”地位又会丢掉。按照2015年粗钢产量及世界钢铁工业协会排名,宝钢、武钢合并粗钢总产量达到6070万吨,而首钢与河钢如果合并成真,粗钢总产量则为7629万吨,仅次于全球第一安赛乐米塔尔。


关键词: 中国钢铁行业 宝钢武钢合并 首钢河刚合并 国家发改委 产能过剩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