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对公金融 > 投资银行

解密德意志银行的困境谜团

  • 2016年09月05日 10:31
  • 收藏:

目前欧洲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伊斯兰化带来的难民及安全问题和英国退欧可能引发欧盟解体。更严重的是,欧盟核心国家德国和法国因接受大量伊斯兰移民和难民而恐怖袭击事件不断,甚至有学者预言欧洲文明将走向末路。在经济衰退、社会动荡的背景下,欧洲最大的银行德意志银行交出了2015年巨亏68亿欧元的难堪业绩,IMF甚至把它列为系统性风险最高的全球重要性银行,并具体指出该行的投资与交易银行部门是系统性风险的净贡献者。是什么使一家老牌国际大型银行陷入如此境地,本文试图揭开其中谜团。

史上最糟糕的业绩

德意志银行1870年成立于德国柏林,距今已有146年历史。资料显示,2015年德意志银行实现营业收入335亿欧元,同比增长5%,但由于非利息支出高达387亿欧元(主要是由诉讼引发的商誉及其他无形资产损害产生),同比增加110亿欧元,增幅高达40%,最终导致德意志银行亏损68亿欧元,创下成立以来最大亏损。抵御风险能力方面,德意志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1.1%,较2014年小幅下降0.6个百分点,符合资本监管要求。

从收入构成看,2015年德意志银行剔除信贷损失拨备的净利息收入为149亿欧元,占比为46%;非利息总收入为176亿欧元,占比为54%。其中非利息收入构成为手续费和佣金为128亿欧元,金融资产估值收入(根据盯市模型)为38亿欧元,金融资产出售和股权投资收入为3.6亿欧元。

从费用构成看,德意志银行2015年费用主要由管理费用、薪酬和福利、商誉与无形资产损失三部分构成,分别为186亿欧元、133亿欧元和58亿欧元,其中管理费用、商誉与无形资产损失同比分别增加40亿欧元和56亿欧元,这导致德意志银行费用同比大增近百亿欧元。

从业务条线的利润贡献看,公司银行与证券业务亏损20.35亿欧元,私人与中小企业业务亏损32.91亿欧元,全球交易银行业务盈利14.39亿欧元,资产与财富管理业务盈利12.5亿欧元,非核心业务亏损27.32亿欧元,即五大业务线中三大业务都出现巨亏。

从各业务条线收入构成看,德意志银行过度依赖金融市场业务,其中公司银行与证券条线,收入同比增长4%,销售与交易业务收入达104亿欧元,债券和股票发行业务收入为21亿欧元,贷款产品业务收入仅为11亿欧元,金融市场业务收入占比高达88%;私人与中小企业客户条线,其中信贷产品收入37亿欧元,存款产品收入27亿欧元,投资和保险产品收入14亿欧元,支付、银行卡和账户产品收入10亿欧元,整个条线收入同比下降7%,表明对私人和中小企业等经济实体的融资在下降;全球交易银行条线,净收入46亿欧元,同比增长12%,其中贸易金融和现金管理业务收入27亿欧元,机构现金与证券服务收入19亿欧元,这是德意志银行少有的盈利条线之一,主要是中间业务收入;资产与财富管理条线,业务收入为54亿欧元,同比增长15%,具体分为管理费和其他固定收入31亿欧元,业绩与交易费收入8亿欧元,净利息收入7亿欧元,其他产品和资产收入9亿欧元,这也属于中间业务收入,主要与金融市场相关的理财业务。

从资产构成看,传统贷款仅占四分之一,金融资产占比过半。2015年德意志银行总资产为1.63万亿欧元,贷款余额为4277亿欧元,占比为26%,央行和同业存款为1098亿欧元,占比为7%,买入返售资产、交易资产及衍生金融资产总市值合计超过8209亿欧元,占比超过50%,表明德意志银行更像一家投资银行,而不是商业银行。从负债角度看,存款占比不足四成,对金融市场融资依赖严重。2015年德意志银行总负债为1.56万亿欧元,同比下降近5%,存款余额为5670亿欧元,占比为36%,金融市场融资工具中仅衍生品融资额高达4941亿欧元,占比为32%,可见德意志银行面临较高的市场风险。

巨亏缘于官司缠身和杠杆过度

关于德意志银行的亏损68亿欧元的原因,德意志银行总裁克里恩解释说,其中53亿欧元是由于支付监管机构的罚款和上千起诉讼提取特别准备金造成的。尽管这个说法还有待证实,但德意志银行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官司缠身却是不争的事实。

资料显示,德意志银行目前还面临着以下诉讼:

房地产基金诉讼。Sal. Oppenheim是家德意志银行2010年收购的房地产基金,这些基金是根据德国合伙人相关的民法成立的,部分基金投资者针对Sal. Oppenheim基金提出诉讼,要求赔偿金额合计11亿欧元,目前尚有6.5亿欧元的诉讼案件悬而未决,德意志银行为此提供了相应的或有负债准备金。

外汇调查与诉讼。德意志银行收到多国监管机构披露外汇市场交易相关信息的要求,主要涉及操纵汇率指控。其中一起是美国纽约法院依据反垄断法和《美国商品交易法案》指控德意志银行涉嫌操纵汇率案件,另外加拿大的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依据《加拿大竞争法案》对德意志银行操纵汇率行为进行起诉。

涉嫌高频交易(黑池交易)。德意志银行收到多国监管机构要求披露该行另类交易系统(也称黑池)的高频交易信息,2014年美国监管机构曾根据美国证券法发起对德意志银行高频交易的起诉。

操纵银行同业利率。目前欧洲、北美、亚太地区多国监管机构对德意志银行涉嫌操纵伦敦同业拆借利率、欧洲同业拆借利率、东京同业拆借利率进行调查。2013年德意志银行与欧盟委员会就其欧元利率衍生品、日元利率衍生品交易的操纵指控达成合解,支付赔款7.25亿欧元。2015年4月德意志银行就同业拆借利率操纵行为向美国司法部、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纽约州金融服务局支付罚金21.75亿欧元,向英国金融管理局支付罚款2.27亿英镑。

资产证券化产品交易遭调查。包括美国金融欺诈执法局的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工作组在内的多国政府与监管机构对德意志银行及其分支机构就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以及票据支持证券的发行、购买、证券化、销售过程中的有关信息进行调查。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德意志银行涉及的诉讼案件超过千起,其可能承担的成本难以评估。

银行业过度持有次级债券及相关的衍生品是引发2008年金融危机的祸根,因而危机后美国银行业接受了日益严格的监管,由于德意志银行受欧洲央行监管,与南欧诸国的银行相比,德意志银行显得相对稳健,监管相对宽松,甚至欧洲央行部分对南欧债务沉重国家的救助是通过德意志银行进行的,因此,德意志银行在交易账户,尤其是衍生品投资方面达到肆无忌惮的地步。

2015年财报显示,德意志银行持有衍生品名义金额高达41.94万亿欧元,是其表内资产的26倍,是其股本的620倍。德意志银行衍生品根据其涉及原生产品,分为:利率类衍生品32.87万亿欧元,占比为78%;货币类衍生品6.37万亿欧元,占比15%;股指类衍生品1.19万亿欧元,占比2.8%;信贷衍生品1.35万亿欧元,占比3%;大宗商品及其他衍生品0.16万亿欧元,占比约0.2%。另外,根据衍生品交易场所,德意志银行41.94万亿欧元的衍生品中,在OTC交易的高达35.36万亿欧元,占比高达84%。由于OTC交易的金融衍生品透明度低,流动性差,德意志银行面临的真实风险难以判断。

德意志银行陷入困境的原因分析

欧洲央行的负利率政策将欧洲经济引入未知的领域,商业银行传统经营模式面临挑战。从2014年起欧洲央行将基准利率降至-0.1%,从而抑制商业银行将资金存入央行,鼓励银行对实体经济的放贷。但由于欧洲经济已经被高福利、高税负及老龄化逼入死胡同,经济增速勉强维持在1.5%的水平,更严重的是,南欧国家仍在债务危机和经济衰退中挣扎。受负利率政策影响,目前欧洲债券市场收益率已经陷入负值,甚至部分极端的贷款在实行负利率。由于央行不是商业机构,可以大胆尝试负利率,但商业银行并不敢贸然对客户的存款征收利息,因为这一旦导致客户存款流失银行会陷入流动性危机当中。因此银行资产收益的下滑使银行盈利能力下降,传统利差收入模式正面临颠覆,但新盈利模式并未形成。

欧盟各国经济发展不均衡使欧盟难以实施严格的统一监管,德国的欧洲领袖地位使德意志银行对合规风险重视不够。相对于濒临破产的南欧国家银行业,德意志银行明显有一种优越感,加之欧洲央行对南欧债务国家救助需要通过德意志银行实施,使德意志银行在欧洲受到相对宽松的监管,这使得它在金融市场上不够稳健,重仓其他国际大型银行已退出的金融衍生品,加剧了金融市场价格(同业利率、汇率 )的动荡,最终招致无休止的诉讼。

欧洲难民危机及日益严重的恐怖袭击,正在迅速恶化德意志银行的经营环境。俄罗斯与欧美的政治博弈导致叙利亚内战看不到结束的希望,消灭公认的恐怖组织伊斯兰国也变得遥遥无期,长期战乱引发以叙利亚难民为主的难民潮。在未充分考虑难民安置成本及宗教冲突的情况下,被道德绑架的德法及西欧国家开始大量接收难民,伊斯兰移民和难民的增加,在加重欧洲国家本已难以承受的财政负担外,宗教冲击引发了大量的恐怖袭击,使欧洲处于动荡之中。欧洲社会的动荡,使德意志银行的欧洲业务面临更大的挑战。

对中国银行业的启示

在实施国际化战略时加强对合规风险的管理。中国大型银行已经是全球最赚钱的银行,随着中国的对外投资及“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中国大型银行、甚至部分股份制银行正积极实施其国际化战略,正在变成全球系统性重要银行,国际业务占比正不断上升。相对于中国、德国等国实行的大陆法系,英美法系对投资者的保护力度更大,也就是说,对金融机构合规经营的要求更高。因此,中国金融机构的海外机构必须熟悉和遵守当地法规,避免不必要的诉讼成本。

加强对交易对手风险管理,尤其是欧洲的金融机构。金融全球化,意味着欧洲的风险,比如英国脱欧事件,会迅速扩散到全球。尽管欧洲是全球最发达的地区,但欧洲经济一体化,尤其是货币一体化的弊端正在显现,欧盟这种相对松散的经济组织,在经济、政治利益难以协调的情况下,正面临解体的风险。这将加大欧洲金融机构的经营风险,中国金融机构要加强对欧洲金融机构交易对手风险的管控,避免这些机构经营恶化的风险传染。


关键词: 德意志银行 对公金融 投资银行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