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宗商品 > 行业资讯

力拓调高中国买家铁矿石长协价格

  • 2016年11月24日 11:53
  • 收藏:

由于近期矿价上涨,英澳矿业巨头力拓独有的拳头产品——皮尔巴拉混合矿(下称PB粉)矿供应紧俏,力拓开始采取了一种新的定价方式:在某机构指数定价的基础上,每吨加上几十美分至1美元不等,作为长协价格。

中国资金管理网综合报道,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表态称,“国外某矿山”单方面提出的铁矿石“指数+溢价”定价模式不可取。

中钢协相关负责人表示,这种定价模式对中国钢铁企业不公平、不可取,将导致商品供给方,在向不同的买家提供相同等级、相同质量的产品时,在买家之间实行不同的销售价格或收费标准。

自今年下半年开始,国际矿山供给增幅低于预期,加上焦煤价格上涨,主流的PB粉及卡拉加斯粉供应紧俏,尤其是10月开始,铁矿石价格上涨突破70美元/吨,涨幅超过20%。

从接近中钢协的人士处了解到,力拓和中国钢厂的长协合同,从今年12月31日起,到明年3月底、下半年和年底前陆续到期。到期后,双方需要续签长协。

中国钢厂发现,在收到的新协议版本中,基础条款和补充条款都发生了变化。基础条款中的定价在机构价格的基础上,每吨铁矿石增加了几十美分到1美元不等的溢价。一些贸易商告诉记者,PB粉的现货吨价已经在普氏指数增加了3美元。

铁矿石价格通常定价之后的两个月,才会结算。在价格上扬阶段中,力拓认为该机构指数具有滞后性,不能准确反应市场价格,因此决定在该机构定价的基础上增加溢价。

在补充协议条款中,中国钢厂发现和日韩钢厂的待遇不同。对中国钢厂的特殊附加在于,如果要求铁矿石的到达港口不是力拓指定的港口,每吨需要加1美元保证金;如果到港的铁矿石用于倒卖没有用于生产,妨碍铁矿石市场秩序,1美元保证金就被扣除。

鞍钢、武钢、沙钢、河钢、首钢、中信泰富旗下的钢厂等中国主流钢厂,目前尚无一家和力拓就长协续约。前述接近中钢协的人士称,有部分贸易商已和力拓续约,尚不掌握是哪些贸易商。

由于铁矿石品位低、采选成本高,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铁矿石进口量占全球近70%。

必和必拓、力拓和巴西淡水河谷三巨头的铁矿石供应量占全球的七成以上,中国的铁矿石进口也主要来自这三大矿企。2015年,中国的铁矿石进口对外依存度超过80%。

正因如此,国外的矿企一直掌控着铁矿石的定价权。伴随矿价起伏,中国的进口铁矿石定价机制,也经历了长协谈判和现在的指数定价阶段。

2015年,中国全年进口铁矿石增长2.2%至9.5272亿吨,刷新纪录。海关数据和彭博社统计的显示,澳大利亚铁矿石占中国进口铁矿石的64%,比2014年上升了5%。巴西铁矿石占中国进口铁矿石的20%,较上年增加2%。

在2011年之前的20多年,中国进口铁矿石实行代理制,准许具有进口资质的企业进口铁矿石。在此期间,中国企业一直沿用年度谈判机制,主要根据三大铁矿石生产商与中国钢铁生产商商定的合同价格确定。

按照惯例,每年四季度开始,由主流铁矿石供应商与主要客户进行谈判,决定下一财政年度铁矿石离岸价格。当任何一家矿山与钢厂达成铁矿石买卖合同,其他各家均接受此结果。

2004年,中国宝钢集团开始代表中国参与全球铁矿石价格谈判,中钢协负责协调;2009年中钢协开始直接主导铁矿石谈判;2010年,全球铁矿石定价体系发生改变,季度定价正式取代了执行四十年的年度定价基准体系。

2012年,中国取消了铁矿石进口代理资质。此时隶属于美国麦格希集团公司的信息提供,开始逐渐成为全球能源、石化、钢铁和铁矿石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基准价格的重要机构。

2010年,铁矿石价格进入指数定价阶段。必和必拓、力拓和淡水河谷三大矿业巨头,选择了某指数作为铁矿石产品的定价依据。

某能源通过电话问询等方式,向矿商、钢厂及钢铁交易商采集数据进行询价,其估价的主要依据是当天最高的买方询价和最低的卖方报价,而不论实际交易是否发生。

在指数定价阶段,铁矿石现货价格和协议价格并存。

某指数主要反映的是三大矿山的现货价。需要现货的钢厂或者贸易商,一般需求量不大,在几十万吨到几百万吨之间,和国外矿山或贸易商采取“一家一议”的定价方法。

协议价通常包括长协价格和合同价格。合同价一般锁定未来若干年的铁矿石进口价格签署固定合同,价格低于现货价格便,有浮动空间,以普氏价格为基础,按照季度或者年度结算。

长协价格一般是1-2年的价格,确定每年乃至每个月的发货量,价格也可能参照普氏指数,但不会签订固定合同,有可能按照年平均价结算,也会有优惠。大型钢厂主要以长协价为主,中小钢厂多选择短期协议价格和现货价格。

在指数定价的最初阶段,中国钢厂持反对态度,认为某指数依然代表国外矿山的定价,缩小了自己的议价空间。

2012年开始,铁矿石价格开始从巅峰时期的近200美元/吨下跌,2014年最低跌破40美元/吨。由于矿价低迷,对中国钢厂有利,中国钢厂接受了普氏指数定价。

PB粉是力拓的拳头产品,也是中国铁矿石需求的主流产品,每年销量约为1.6亿-1.7亿吨,在某指数定价加权中占比较大,因此力拓在PB粉价格上具有话语权。

中国钢厂对力拓“指数+溢价”定价模式不满的原因在于,普氏指数定价中将力拓61%之多、不到62%铁品位的产品按照62%的铁品位定价,已经进行了让利,力拓在此基础上再增加溢价,难以接受。

另据知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称,力拓增加溢价,是因为发现,铁矿石价格在中国国内经过流转,最终会被加价1美元/吨左右,所以干脆自己提价。

有贸易商对记者表示,力拓的“指数+溢价”定价协议,在其内部也有争议。其中国区团队认为应该和客户维持长期良好的合作关系。溢价压力来自其亚洲区的某销售部门,该部门想在2017年销量整体不变的情况下增收1亿-2亿美元。

自长协谈判时代,中国钢厂就一直尝试在谈判桌上争夺铁矿石定价权。进入指数定价时代后,中国也推出了自己的价格指数,以对抗某机构指数定价。

虽然淡水河谷和必和必拓的Jimblebar铁矿石都采用了中国的mysteel指数,但三大矿的主流产品比如PB粉、卡粉、纽曼等,依然采用其他机构指数定价。

前述接近中钢协的人士表示,中钢协认为,力拓既然觉得定价不客观,为什么不换掉,重新商议一个大家都认可的指数呢?11月17日,中钢协在北京召开了铁矿石价格座谈会,主要讨论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应用研究。

至于中国的铁矿石价格指数能不能被矿山主流品种采用,则需要看其调整是否符合矿业巨头们的定价选择要求。

力拓调高中国买家铁矿石长协价格|资金管理网
关键词: 中国 铁矿石 钢厂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