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利率市场 > 票据市场

票据中介潜在风险及治理措施

  • 2016年12月06日 16:38
  • 收藏:

据对近年来部分媒体报道的票据案,以及基层行调查的票据案分析,大部分票据案均有票据中介参与,运作模式已从传统的信息服务中介演变成资金中介、借壳交易及互联网票据理财等多种类型,利益来源逐渐从中介服务费演变成资金利差、期限错配等形式混合。目前,票据中介呈现规模化、专业化和线上化趋势,从业人员部分来自银行机构,具有丰富的票据业务经验,对票据市场的监管构成较大挑战。

票据中介运作模式

“资金中介”模式。“资金中介”是目前票据中介市场的主要模式。票据中介以自有资金或带托付收票,自有资金收票贴现利率高于带托付贴现利率,且贴现资金到账时间分实时与隔夜。具体操作流程:一是票据中介注册空壳公司,在银行开立工具结算账户;二是从企业买断(或带托付)票据;三是将票据背书到空壳公司;四是通过控制的空壳公司虚构贸易背景及虚开增值税发票到银行办理贴现;五是获取贴现资金后,或将买断的票据直接划转至自有账户,或将带托付票据扣除利差或手续费后把余款打入持票企业账户(见图1)。


4-1.jpg


图1.“资金中介”模式流程图

“借壳交易”模式。票据中介根据银行的信贷规模和资金情况,在商业银行开立大量空壳公司以及工具账户,通过撮合、过桥等方式,帮助银行灵活调整资金和规模的匹配,其同业账户作为资金交易流转平台,把原本银行不能合规持有的票据转为合规持有,最终实现综合收益。如股份制银行A不允许贴现农村信用社B开出的票据,但可以贴现城商行C的票据;城商行C可以贴现农村信用社B的票据。这种情况下,票据中介通过撮合城商行C作为过桥通道,由农村信用社B先把票据贴现给城商行C,再由城商行C转贴给股份制银行A,从而实现转贴原属于农村信用社B的票据(见图2)。

4-2.jpg

图2.“借壳交易”模式流程图

“互联网票据理财”模式。融资企业将持有的票据通过互联网票据平台(票据中介)办理质押和托管,平台设计理财产品并发售,投资者通过平台购买理财产品,票面兑付额与票据借贷产品购买额之差为理财收益,银行机构、平台、投资人等分享理财收益,所有费用由融资人承担。此类平台主要包括两类:一是商业银行成立的平台,如招商银行小企业e家和民生银行E票通等;二是互联网企业成立的平台,如阿里巴巴“招财宝”、新浪微财富“金银猫票据”等。该模式借助互联网平台实现了规模化收益,互联网“票据贷”的收益率约6%,部分平台发布的票据产品收益率达8%~10%(见图3)。

4-3.jpg

图3.“互联网票据理财”模式流程图

票据中介主要特征

快速、多次背书转让,短时间内完成贴现。大部分票据经过两次以上的背书转让,且所贴现票据从出票、背书转让到最终办理贴现一般2~3天完成,这一现象与正常的贸易过程中使用汇票结算所需时间不吻合。

利用国税系统查询漏洞伪造、变造增值税发票。票据中介利用国税发票查询网站只能根据增值税发票代码和发票号码查询到销货方名称,而无法查询到发票的具体金额和购货方名称的“漏洞”,便以小金额向国税局报税,取得发票号码后,再通过计算机在申领的增值税发票上套打虚假的发票金额,伪造、变造大金额增值税发票,以此作为凭证到银行机构办理贴现业务。

互联网票据平台上票据的质押对象模糊。融资企业票据收益权的质押对象是平台所对应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而非普通投资者。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众多投资者是通过签订网上借款合同方式进行投资,并不具有票据所有权,如果平台发生破产清算风险,票据将作为平台的破产财产,由平台的债权人分割,投资者签订合同的对象为借款人,不是平台债权人,将无法享有信托破产风险隔离的法律保护。

票据中介产生原因

契合中小企业快速变现需求。银行对企业申办票据贴现要求较苛刻,多数中小企业因未在银行开立基本结算账户而不具备贴现主体资格,或因无法提供相关材料、金额小、承兑行实力弱等原因不能进入银行票据贴现服务范围。票据中介成为个体工商户及中小企业获取票据转让的重要渠道。

迎合各类型银行利益需求。票据中介的票据业务成为小型银行吸收存款的便利途径,贴现后不占信用额度;中型银行通过为票据中介提供过桥业务,以当天“一买一卖”方式,可在不占用资金和信贷规模、不消耗资本的情况下临时出租授信获得过桥利差;大型银行通过票据中介可使实际不符合有关规定的交易,达到表面上符合交易的要求,从而获得融出资金的利息收入。

信息不对称使票据价格形成差异。目前票据交易市场仍处于割裂状态,各地区、各银行之间票据价格存在较大差异,一、二级市场之间、企业和银行之间存在较严重的信息不对称,票据中介通过把握市场价格差撮合票据交易,获取趋势性收益。

有效监管缺失导致滋生空间扩大。空壳公司、工具结算账户、银行同业账户监管不足,票据“真实贸易背景”核查不严,加之国税发票系统查询要素不全等使票据中介开展业务具有很高便利性。由于尚无监管机构证明互联网票据质押保存及资金用途的真实性,投资者通过互联网平台仅能看到线上操作部分,而对线下操作一无所知,使票据中介开展互联网票据业务更具隐蔽性。

票据中介潜在风险

违规操作频现,社会影响恶劣。票据中介的违规操作,为票据诈骗、洗钱、逃税、非法集资等相关犯罪提供了便利,同时贴现企业也面临遭受票据中介携款潜逃或挪用贴现资金的重大损失,涉嫌非法票据案等时有发生,严重影响了社会金融稳定。 

业务隐蔽性高,信贷政策执行难以触及。票据中介多以地下经营为主,业务规模难以监测,一些中介机构大肆开展票据虚假贴现业务,其隐含的巨额“影子”信贷规模难以统计,给信贷政策的执行、评估和监测带来不确定性。

易导致风险在银行间快速传递。票据中介为相关中小银行进行过桥寻租、票据倒卖,引发银行内部道德风险和操作风险上升,同时造成银行间频繁交易、期限错配,使票据交易风险系数放大,若出现资金链断裂,将波及参与交易的银行。

互联网票据平台存在兑付风险。平台仅公布票据产品的收益率、期限、金额及票据图样等基本信息,并未提供相关验证材料,且质押的票据到期后款项不是直接划转至最后背书人(融资企业)的银行账户,而是划转至第三方支付机构,再由第三方支付机构将款项分划给相应投资人,投资人的权益难以得到保障。

票据中介治理措施

加快推进票据市场一体化建设。全面推进票据电子化进程,建设全国集中运营的电子票据清算系统,实现电子票据各业务环节和统计监测与监管的电子化、信息化和可追溯,将票据失信行为纳入征信系统,以此控制票据交易风险,提升票据交易透明度及效率。

加大票据中介监管力度。加大对银行机构同业账户的监管和违规行为的查处力度,将监管重点放在对负债方信用风险、道德风险的防范和化解上,逐步实现票据融资安全、规范、高效、低成本的市场管理目标。

规范互联网票据投融资平台的设立。建立并完善票据资产管理信息披露机制,落实互联网票据经营机构对系统安全、客户隐私和客户资金安全的问责制。

推动完善统一国税发票查询系统查询要素,防止票据中介利用异地查询要素不完整的漏洞,变造、伪造虚假的增值税发票。

健全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明确界定票据虚假贴现的犯罪类型和定罪规则;明确伪造虚假贸易背景办理票据贴现行为的法律责任,以及票据虚假贴现行为是否以非法经营罪定性。

票据中介潜在风险及治理措施|资金管理网
关键词: 票据中介 风险治理 票据市场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