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利率市场 > 票据市场

围剿银行间“黑天鹅” 票交所的攻守之道

  • 2016年12月09日 08:50
  • 收藏:

12月8日,上海票据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票交所”)正式开业,同时,中国票据交易系统(一期)开始试运行,我国票据业务开启了电子化交易时代。

中国资金管理网12月9日综合报道,上海票据交易所是中国人民银行制定的提供票据交易、登记托管、结算清算和信息服务机构,由央行牵头筹建。工商资料显示,票交所于12月5日在上海市工商局登记成立,注册资本18.45亿元,经营范围包括:票据集中登记托管;为票据市场贴现、转贴现等提供交易平台服务;为票据市场提供清算结算以及交易后处理服务;为中国人民银行再贴现业务提供技术支持;为票据证券化产品、票据衍生品等创新产品提供登记托管、报价交易、清算结算服务;为票据市场中介开展业务提供相关服务等。

票交所共由29位股东出资设立,股东构成多元,包括上海国际集团、上海黄金交易所、央行清算中心、银行间市场清算所、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以及资产管理公司、投资咨询、金融科技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具体出资比例并未公布。

目前票交所的法定代表人为交易商协会秘书长谢多,但据了解,票交所的董事长、总经理等负责人团队尚未正式确定。

虽然票交所的注册规模仅为18.45亿元,但未来却要面对交易规模达百万亿级别的票据市场。2016年以来,被曝光的票据大案就多达6起,累计风险额超百亿元。而票据市场隐藏的“黑天鹅”有多少,更是无人知晓。除此之外,票交所上线前,一些区域性的票据交易中心已经形成,要统一票据市场交易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综上所述,如何杜绝票据大案发生,充分释放票据价值、统一市场,是摆在票交所面前的一场“攻守”之役。

攻:票据功能得以释放

央行数据显示,2015年银行间票据交易额为102.1万亿。票交所的成立将对百万亿级票据市场产生深刻影响,释放出票据巨大的投资价值。

就在票交所挂牌两天前,央行颁布了《票据交易管理办法》(下称《办法》),为票交所“铺路”。《办法》指定票交所为票据市场基础设施,并由央行对票交所的运营进行监督管理。

业内人士表示,《办法》勾勒出了票交所交易制度的轮廓,标志着票据正在向标准化资产迈进。

票据理财平台票据客的首席执行官(CEO)洪其华表示,票据将越来越趋向于“标准化资产”,随着票据法的进一步修订,票据资产将能吸引更多的合规资金关注,成为资金配置的首选资产之一,规模将有序扩大。

他认为,随着票交所的价格发现和融资功能逐渐呈现,商业汇票市场将得到更多的资金关注,也将反向促进中国商业信用体系的发展,商业票据会成为更多企业的融资首选。

但是,票交所要打造为全国统一票据交易平台,首先需要面对的即是一场开疆扩土攻坚战。纵观我国票据市场格局,当前基本上是自发式市场,各种交易壁垒、信息不对称等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票据市场的资源利用效率。

票交所上线前,已经出现各地扎堆设立票据交易中心、分割市场监管的现象。例如,已经批准设立的京津冀票据交易中心、武汉票据交易中心、深圳前海金融票据报价交易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等。

“我想强调的是,票据交易平台是全国统一的,而不是区域分割的。说得更加明确一点,首先它是全国的,不是区域的;其次,它是统一的,不是分割的。”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在开业仪式上表示。

某国有大行资深票据人士表示,潘行长此番讲话,矛头可能直指区域地方票据交易中心。

上海金融学会票据专业委员会会长肖小和撰文表示,票据交易所的建立将打破目前票据市场格局,形成基本以法人为参与主体、纸质票据托管电子化、信息集中透明的集约化市场组织形式,有助于突破地域和时间对交易的限制,使市场参与者获取更加全面真实的市场信息,建立全国范围内的、高度集中化和统一化的市场形态。

据悉,票交所系统一期试点机构共43家,包括35家商业银行、2家财务公司、3家证券公司和3家基金公司。发起人包括央行清算总中心、中国银行间市场清算所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等。

根据工商局的企业股东信息,票交所共有29个股东,吸纳了工商银行、农业银行、浦发银行、中行、光大银行等子公司入股。

防:构筑大案防火墙

回顾今年的票据市场,发生在银行间转贴现市场的纸质票据大案是票据业务风险重灾区。农行、中信、天津、宁波、广发、工行先后爆发的6起票据大案,累计风险金额高达108.7亿元。

如果将银行开具承兑汇票理解为“票据发行的一级市场”,当企业持票到一家银行贴现后,票据便开始在银行间市场流转。这个市场可以看作票据的“二级市场”。上述6起票据大案中,有4起发生在转贴现“二级市场”。

这个市场的信息不对称,催生出为银行做票据撮合交易的票据中介,它们利用自身信息优势,帮助银行牵线搭桥。作为信息中介,本来也无可厚非。但问题是,2015年下半年,一些不规范的票据中介铤而走险,自己充当银行,做起了“期限错配”的生意。本应留在央行清算系统内流动的票据交易资金,便在票据中介“期限错配”的主导下流出央行清算体系而不受监控。

中介直接操作“期限错配”非常危险。某商业银行票据内部人士表示,一些中介通过期限错配,将应付未付、留在账户中的利息直接投入到2015年上半年的股市配资中。后逢股灾爆仓后,即便利率倒挂也要“期限错配”套出资金弥补窟窿。

然而,窟窿越来越大,最终票据中介为了弥补股灾中的巨额损失,利用空壳公司开出商业承兑汇票,经过农信社、村镇银行或某些商业银行背书后,从银行间套出资金,金额达百亿级。于是便有了令市场咋舌的“农行39亿票据变报纸”等票据窝案。

票交所上线后,上述“期限错配”套出资金的做法将得到有效遏制。“此次央行对于票据中介并不认可,均没有接入票交所系统中。”某商业银行票据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此外,票交所的设立还能杜绝票据中介通过“期限错配”赚利差,甚至是“一票两卖”将钱骗出银行间市场的行为。“票据中介没有接入票交所,自然无法做‘期限错配’。”上海某票据中介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洪其华表示,票交所上线后,即便票据中介收买一家小银行,利用小银行的同业户在票交所上买卖票据,但钱也套不出银行间市场,“可以在票交所上走账,但是资产拿不走了。票交所对票据的登记、托管使得一票两卖无法实现。”

“具体而言,纸质票据完成贴现后,由贴现人加盖电子登记权属章,后续将根据不同情况由贴现人、承兑人、保证增信人保管,在后续交易环节中实物票据不再进行流转,相当于实现了纸质票据的集中保管,能够有效防范二级市场交易中‘一票两卖’的风险。”工商银行票据营业部一位票据专业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票交所采用会员机构在人行备付金账户的DVP一点式清算,能够保障交易资金的清算安全。

虽然票交所对于票据风险已经严防死守,但离“堵死”还有很大距离。

首先,票交所一期试点只接入了43家金融机构,游离于票交所之外的场外市场还有巨大存量风险,特别是纸质票据。此外,票据“二级市场”还有大量交易主体未接入票交所。

其次,上述工商银行票据运营部专业人士表示,根据票交所规则,一期试点仅包括纸票电子化交易,并不涉及电票交易系统。但目前这个并行于票交所的电票ECDS(电子商业汇票系统)系统一样暴露操作管理风险。今年8月爆出的“工行被虚假材料骗签13亿电票”一案便发生于电票系统。目前电票ECDS系统依然是场外交易,但按照票交所的发展计划,二期会将电票纳入场内交易。

此外,虽然票据中介没有接入,但有票据中介表示,未来中小银行接入票交所的账户如果被出借,也将成为监管的风险点。

围剿银行间“黑天鹅” 票交所的攻守之道|资金管理网
关键词: 银行间票据市场 上海票交所 中国人民银行 潘功胜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