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金管理 > 企业案例

西王董事长详解托管齐星内幕

  • 2017年04月13日 10:55
  • 收藏:

齐星集团百亿债务危机爆发近半个月之后,4月12日下午3时,西王集团董事长王勇首度出面公开回应外界质疑。

中国资金管理网4月13日综合报道,“去年齐星集团发债就已经发不出去,从信达贷款3个亿8月份到期还不了,西王集团代替还了1个亿,剩余2个亿以西王信誉担保展期半年。”西王集团董事长王勇称,齐星集团早在七八月月前就已经出现违约情况。

他表示,为规避风险,早在2014年、2015年西王集团就在有意缩小两家企业之间的互保规模,没想到在今年2月份齐星集团的债务风险彻底暴露。

此外,西王集团董事长王勇对于托管齐星集团的全过程,与赵长水、赵强父子接触的前前后后以及托管工作的进展均进行了详细的讲述。

两家互保额度一度高达45亿

“不是我们盯着齐星集团的优质资产,我给他提供了担保,他11家核心子公司在我这里做了抵押,一旦发生代偿,我就可以采取行动,这是商业规则。”时隔半个月之后,西王集团董事长王勇最终选择站出来面对媒体,他说:“针对外界的质疑,我们要把事实、真相说出来”。

针对外界的“互保”说法,王勇并不认同,他说齐星集团对西王集团的担保有8亿元左右,而西王集团给齐星集团的担保则有29亿。

“2014年我们的互保额度最多是45个亿。”王勇称,为规避风险,双方曾签订协议约定在2015年底逐步结束互保关系,“他们慢慢退下来,我们一直退不下来。”

官网资料显示,西王集团有限公司始建于1986年,是一家以玉米深加工和特钢为主业,配套物流、金融、国际贸易等产业的全国大型企业。控股西王食品、西王特钢、西王置业三家上市公司和西王集团财务公司。现拥有总资产399.2亿元。

王勇表示,早在2016年齐星集团就出现了债务违约的情况。

“去年齐星集团发债发不出去,从信达贷款3个亿8月份到期还不了,西王集团代替还了1个亿,剩余2个亿以西王信誉担保展期半年。”王勇称,当时西王集团就已经可以采取行动,但是考虑到区域金融风险等各方面问题,最终希望能妥善解决。

“到了今年2月11日展期后又还不上了,齐星集团让债权银行找担保方还。”齐星集团的债务风险开始彻底暴露,这让王勇预感“不妙”。

“我们已经还了1个亿,再还就会越陷越深,但是一旦信达起诉,就会引起连锁反应,牵连西王集团。”王勇称,为了避免齐星集团的债务危机波及西王集团,西王集团提前发行了20亿的债券,“如果出事我们就发不出去了,银行再抽贷的话,就很麻烦。”

自2月中旬,齐星集团的债务风险就在不断积聚。3月2日,全国两会召开,身为全国人大代表的王勇前往北京,而当地政府此时已经开始就齐星集团债务问题商讨方案。

“齐星集团当时同意西王集团全面托管。”3月6日晚上9点,王勇紧急请假连夜赶回邹平,“县里让我赶紧回来,当晚必须回来。”

次日,邹平县政府、西王集团董事长王勇、齐星集团董事长赵长水三方共同商讨托管方案。方案商定,邹平县政府负责组建工作组,西王集团负责抽调管理团队准备接管,齐星集团则负责组织召开股东会就托管事项进行表决。

对于齐星集团3月初资金紧张的情况以及西王集团着手接管的情况,赵长水之子赵强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均给予了证实。

托管一波三折

“然而,由于齐星的反对,托管未能成行。”赵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齐星集团此后决定自主脱困。

“赵长水回去连夜提拔了80多名干部,又召开了董事会,第二天坚决不同意托管,要组织股东自救。”王勇称,赵长水所谓的自救方案就是银行贷款由担保方来偿还,“西王担保的西王还,谁担保的谁还。”

“还有这么办事的么?”赵长水的临时变卦让专门从全国两会请假回来的王勇感到气愤,他决定不再插手,“我插手我拔不出来,没有政府介入,我肯定不救。”

3月11日,齐星集团官方微信发布的消息称,近期集团将全力处理闲置资产,对闲置厂房、闲置设备、闲置车辆、集团总部部分楼层进行处置与租赁,争取最大的资金,用于充实盈利性企业的生产运营。

“处理厂房、处理车辆,连树都卖了。”王勇称,邹平县政府眼看着情况变得越来越不对,便叫停了齐星集团的举动。

“董事长赵长水为人一直非常厚道,王勇董事长是他的老大哥,一直以来对他非常尊敬。”赵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证实,此后父子二人再次改变决定,转身请求西王集团施以援手,“3月21日,赵长水带我去找王勇,希望两家合作,帮齐星走出困境,而王勇对我们企业各个方面进行了批评。”

西王集团董事长王勇也证实了此事,他表示,赵长水父子后来专门找他承认错误, “后来给我儿子发了个信息,说赵长水要负荆请罪,来解释一下。”

“之后违约就发生了,招商银行青岛分行就把邹平电力公司所有账户全部查封了,涉及2000多万。”王勇表示,由于邹平电力公司是国有企业,仅一个银行账户,“又不能再多开几个账户,所以到现在电力公司工资都发不出来。”

“这是个导火索。”王勇称,银行采取行动势必引起连锁反应,情急之下他立即向当地领导请示,希望召开债权人会议。

3月27日,邹平方面召开债权人会议,会议起草了《齐星集团有限公司银行业债委会合作公约》(下称“公约”)。债权人会议的消息泄露,《公约》被媒体披露后,齐星集团债务危机问题正式公之于众。而王勇、赵长水父子以及与政府之间此前跌宕起伏的磋商细节并不为外人所知。

《公约》显示,仅银行方面,齐星集团的债务就高达70亿元,包括36个债权方,对齐星集团信贷规模在3亿元以上,就有中国银行滨州市分行、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包商银行北京分行、民生银行济南分行、农业银行邹平支行、广发银行济南分行、建设银行(5.950, -0.01, -0.17%)邹平支行、恒丰银行滨州分行、工商银行邹平支行等九家之多,超过1亿元规模的银行机构24家。算上银行外的借款以及社会欠债,齐星集团的债务规模高达百亿。

过百亿的债务规模引起了山东省市县三级政府的高度重视。“山东省有关部门负责人专程赶来要求尽快解决齐星集团债务问题,希望由西王集团全面托管,提倡重组的方式,不提倡破产。”王勇称。

赵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4月1日上午,西王集团有关人士与相关政府部门人士会晤,当日下午,邹平县政府就找到赵长水,重提三方托管协议,赵长水没有答应。

而在此之前,齐星集团的自主脱困方案,被债权行联席会议要求继续完善。

4月3日,邹平县政府、西王集团、齐星集团三方托管协议签署,西王集团开始实施对齐星集团的托管。澎湃新闻记者获得的这份文件显示,甲方位置签署了赵长水的名字。

4月5日,山东省副省长王书坚召开风险化解专题会议,山东省金融办主任、山东银监局局长、滨州和东营两市主要负责人等参会。会上提出,省市要全力以赴支持西王集团托管齐星集团化解风险。会议形成的专题纪要将报送证监会、银监会以及交易商协会。

此外,齐星集团债权人委员会也提高到省一级,债权人会议由省级行出面参加。

齐星集团或已资不抵债

获得的这份三方签署的托管协议显示,整个托管期限为3个月,西王集团将负责筹集资金用于生产经营,发放职工工资,按规定缴纳相关保险并垫付银行利息。 不过,西王集团投入的资金在齐星集团进入破产重组程序后、债务清偿之前,将全部优先受偿。

此前披露的一份关于齐星集团的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1-9月份,齐星集团总资产176.43亿元,净资产66.39亿元,营业收入83.40亿元,净利润1.77亿元。

“据我们初步摸底,很可能已经资不抵债。”王勇称,这份齐星集团发债时的数据与齐星集团目前的实际情况相差甚远,“马上要对齐星集团进行清产核资,中介机构已经入场,预计5月份会有结论出来。”

目前,西王集团正着手协调电力和铝业两大业务板块的复产。“电解铝要40天才能恢复生产,预计5月10号电解铝全开起来。”王勇介绍,齐星集团两个电解铝车间,其中一个已经报废,复产需要投入资金在5亿元左右,“需要评估有没有投资价值。”

“煤炭已经到位,正在和电网公司进行沟通,4月底,电要从目前的三炉三机提高到十炉十机。”王勇称,西王集团如果使用齐星集团的电,每度电可以省下2毛钱,全年仅电费就可以节省2亿元资金。

“用银行贷款到外面盲目投资,短贷长投、盲目决策。”谈及齐星集团目前局面的主要原因,王勇称,齐星集团在青海等地进行了数十亿资金的大笔投入,“钱都投在外面,家里面空了,决策失误是最大的一个问题。”

“从4号开始,齐星集团的中层管理团队就已经开始参加西王集团的早餐会。”随着托管工作的顺利进行,西王集团也正着手改变齐星集团原有的老国有企业的管理文化,按照西王集团多年来的规定,西王集团高管与中层管理团队早餐必须在集团内部食堂吃,集团高管、各子公司相关负责人需要把协调汇报的事情在早餐会解决,“不是西王去接管,我们要依靠齐星的团队。”

西王董事长详解托管齐星内幕|资金管理网
关键词: 西王集团 财务托管 齐星集团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