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宗商品 > 行业资讯

亚洲第一大商品巨头垮塌 来宝股债双杀命悬一线

  • 2017年05月22日 08:42
  • 收藏:

四个交易日股价跌去56.13%,创15年来新低,这是大宗商品巨头来宝在5月9日至15日间交出的答卷。同时,来宝2020年期满的债券价格,也几近“腰斩”。

中国资金管理网5月22日综合报道,投资者恐慌性出逃的心态以及积压在盘面山的巨大卖空压力,透露的则是市场对其前景的焦虑。

穆迪随后将公司评级由B2调降至Caa1,同时对公司前景展望为负面。

联合早报评论认为,上个星期来宝的股价暴跌,主要的近因有四个。一是它在宣布第一季度的业绩时透露,由于在煤矿的对冲交易上押错注而亏损高达1.29亿美 元。市场较早前对它今年转亏为盈的期望,顿成泡影。二是来宝主席艾礼文(Richard Elman)表示,公司要到2018/2019年才有可能转亏为盈,而这个时间表也还不确定。三是艾礼文身为公司创办人及第一大股东,卸下了公司主席的职 位,而多名董事也撤换。虽然他在去年已表示将卸任,但在公司处于艰难时期换将,让市场感到不安。四是来宝最近将每10股股票并合成1股。投资者担心,股票 并合后价格必下跌的魔咒,附着在来宝的股价上。

来宝集团一季度财报显示,因宏观形势严峻以及煤炭价格的不寻常波动,一季度亏损1.29亿美元,去年同期盈利4050万美元。

集团主席艾礼文透露,集团“希望在2018年至2019年重新取得盈利,但这条路将是艰辛漫长而且起伏曲折”。

股价的急剧下挫令来宝集团市值大幅缩水,目前市值在8亿美元附近,而在其最辉煌时期,市值曾高达140亿美元左右。

来宝集团由英国商人理查德·艾礼文(Richard Elman)创立于1987年,总部位于香港,并于1997年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上市。

来宝集团以亚洲的钢铁贸易业起家,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黄金时期,借助大宗商品的十年牛市迅速崛起,成为亚洲最大的大宗商品贸易商。主要业务涵盖农业、能 源、物流、金融,以及金属、矿物和矿石业。在2016年世界五百强企业排名中,来宝集团排名116位,营业收入为6712.4百万美元;中化集团则排名 139位,营业收入达60655.8百万美元。

一季度的亏损,对于来宝这样一个大宗商品巨头而言并非不可承受,市场关注的焦点在于其债务情况。

与雷曼的共同点

据渣打银行估算,来宝的净债务占股本98.5%,高于2016年底的83%。来宝可动用的现金估计是6.78亿美元,但有抵押贷款达6.67亿美元。在明年3月及5月,它分别有3.79亿美元的债券及11.4亿美元的无抵押贷款到期,合计15.19亿美元。

据联合早报报道,信评机构标准普尔香港分析师认为,以来宝集团过去一年的盈利情况来看,该集团恐难持续支撑其债务。

不过,渣打银行则指出,来宝目前的资金流还足够,投资者上个星期抛售债券,似乎“反应过度”。

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惠誉也认为,来宝集团有充足的流动性涵盖2017年的债务;对于2018年上半年的债务,来宝集团需要额外现金;来宝集团的流动性将在2018年进一步收紧。

见智研究所表示,从近期来宝的融资动作来看,3月份其通过发行高息债券募集7.5亿美元资金、5月的循环信用额度到期后据报道也没有得到延续。种种迹象表明,银行方面已经开始对来宝提高放贷门槛、收紧银根。

事实上,来宝所面临的是债务危机,更是信任危机。2015年集团账目受到冰山研究质疑,叠加大宗商品牛市终结,嘉能可、英美资源等大宗商品贸易巨头相继受到冲击,来宝集团也不例外,双重重压之下,来宝集团股价便一次次经历暴跌。

2015年2月,名不见经传的冰山研究发布研究报告称,来宝集团存在会计问题,存在财务造假、夸大利润的嫌疑,随后,浑水公司也公开质疑来宝集团的财务实力。

屋漏偏逢连夜雨,此后前摩根士丹利东南亚总裁,前淡马锡控股高级董事经理Michael Dee曾撰文对来宝集团的管理对提出质疑,认为来宝与安然及雷曼有一个共同点,即它们都十分依靠持续不断的短期信贷融资来维持经营。而当银行一旦停止提供 这些短期资金,企业便会面对倒闭的命运。

此后,来宝集团通过出售旗下各类资产来改善公司现金流。但投资者信心已经动摇,用脚投下了不信任票,来宝股价当年累计跌去三分之二,从新加坡海峡时报指数中的蓝筹股沦为投机股,也是年度跌幅最大的成分股。

2016年底,标准普尔将来宝集团的长期企业信用评级降为BBB-,距垃圾级仅一线之隔。穆迪也将来宝集团信用评级由最低评级Baa3下调至Ba1,降至垃圾级,违约风险高达70%,前景展望为负。

风暴眼中的来宝集团

四个交易日股价跌去56.13%,创15年来新低,这是大宗商品巨头来宝在5月9日至15日间交出的答卷。同时,来宝2020年期满的债券价格,也几近“腰斩”。

投资者恐慌性出逃的心态以及积压在盘面山的巨大卖空压力,透露的则是市场对其前景的焦虑。

穆迪随后将公司评级由B2调降至Caa1,同时对公司前景展望为负面。

联合早报评论认为,上个星期来宝的股价暴跌,主要的近因有四个。一是它在宣布第一季度的业绩时透露,由于在煤矿的对冲交易上押错注而亏损高达1.29亿 美元。市场较早前对它今年转亏为盈的期望,顿成泡影。二是来宝主席艾礼文(Richard Elman)表示,公司要到2018/2019年才有可能转亏为盈,而这个时间表也还不确定。三是艾礼文身为公司创办人及第一大股东,卸下了公司主席的职 位,而多名董事也撤换。虽然他在去年已表示将卸任,但在公司处于艰难时期换将,让市场感到不安。四是来宝最近将每10股股票并合成1股。投资者担心,股票 并合后价格必下跌的魔咒,附着在来宝的股价上。

来宝集团一季度财报显示,因宏观形势严峻以及煤炭价格的不寻常波动,一季度亏损1.29亿美元,去年同期盈利4050万美元。

集团主席艾礼文透露,集团“希望在2018年至2019年重新取得盈利,但这条路将是艰辛漫长而且起伏曲折”。

股价的急剧下挫令来宝集团市值大幅缩水,目前市值在8亿美元附近,而在其最辉煌时期,市值曾高达140亿美元左右。

来宝集团由英国商人理查德·艾礼文(Richard Elman)创立于1987年,总部位于香港,并于1997年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上市。

来宝集团以亚洲的钢铁贸易业起家,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黄金时期,借助大宗商品的十年牛市迅速崛起,成为亚洲最大的大宗商品贸易商。主要业务涵盖农业、 能源、物流、金融,以及金属、矿物和矿石业。在2016年世界五百强企业排名中,来宝集团排名116位,营业收入为6712.4百万美元;中化集团则排名 139位,营业收入达60655.8百万美元。

一季度的亏损,对于来宝这样一个大宗商品巨头而言并非不可承受,市场关注的焦点在于其债务情况。

风暴远未结束

面对债务以及信任的双重危机,来宝集团称正与战略投资者洽谈。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化集团对来宝的国际能源贸易业务有兴趣,包括石油、煤矿以及天然气业务。

但今年2月份,其再遭卖空专家冰山研究的文章炮轰。该文章认为来宝的商品合同没有获得正确估值,任何潜在的投资者都需要评估来宝的商品合同价值。

“来宝一直受资金流动性问题困扰,如果这些商品合同的价值正确,任何贸易商应该早就能够把它们卖掉。不过,该公司却把所有其他东西卖掉(农业、能源方案 资 产等)。”该文指出,来宝股价根本不值账面价值的62%,来宝如果还剩下什么价值,也远低于此。并称来宝股价已不止一次因这类战略投资者的消息而上涨,这 次是故伎重施。

冰山研究的卷土重来,令来宝集团股价再度遭遇滑铁卢,股价一度暴跌逾25%至0.20新元,创2016年8月至当时的最大单日跌幅,而全天交易量高达6亿2345万股,是平时的约三倍。

中粮去年斥资15亿美元购得来宝农业51%的股份。随后将这些股份注入其与主权财富基金——中国投资公司(CIC)成立的一家新公司。

联合早报评论指出,中国主权基金中国投资(中投)在来宝持有9.6%的股权,并且在去年来宝发售附加股时认购6.3亿股。如果中投进一步投入资金或是中化集团入股,将有助于稳住投资者的信心,从而推动股价回升。

其表示,来宝新任主席彭博伦(Paul Brough)九年前受香港法院委任,负责雷曼兄弟香港子公司的清盘工作。在接任艾礼文的主席职位后,他将对来宝业务展开“战略检讨”。来宝命悬一线,彭 博伦的检讨动作必须快,以重拾市场信心。这个检讨会是债务重组或是引进战略投资者,对来宝的现有股东以及卖空者而言,这些改变都深具意义。

在短期大跌之后,来宝集团股价在5月16日至5月18日出现企稳并小幅反弹,累计反弹幅度为15.25%;但5月19日,该股大跌8.09%,收报0.625元。黑云压城城欲摧,这场信任风暴,远未结束。

亚洲第一大商品巨头垮塌 来宝股债双杀命悬一线|资金管理网
关键词: 来宝集团 股债双杀 商品期货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