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汇市场 > 汇市分析

美元一月大涨3%背后 欧央行成最大助力推手

  • 2017年10月30日 07:49
  • 收藏:

近一个月来,外汇市场可谓风云变幻——美元止跌转升,欧元多头却在加码出逃,这种趋势上的大逆转令人对前景更为关注。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截至10月29日的一个月间,美元指数升值幅度高达约3%,期间欧元对美元则贬值近2%。而人民币对美元微涨近0.4%,在10月26日欧洲央行鸽派缩表后,人民币对美元转跌。

中国资金管理网10月30日综合报道,其实,美元指数的走升与市场对欧元升值预期的转弱息息相关。各界都纷纷表示,欧洲央行几周前有刻意走漏风声之嫌,这也导致此次预期兑现后,欧元跌势加剧。德国商业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师周浩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经济形势一片向好声中,欧洲央行宣布,会将购债规模从2018年起减半至每月300亿欧元,购债计划至少持续至明年9月,同时也不排除未来进一步采取行动的可能性。这样一个鸽派表态,让欧元再次成为受害者。

在这一大背景下,人民币可谓稳扎稳打,维持区间波动态势。“人民币贬值的预期扭转,加之逆周期调节因子的引入,这更有利于人民币双向波动,而不再像过去那样对美元呈现单边趋势了。”招商证券宏观经济分析师刘亚欣告诉记者。多数机构预计,今年年末美元/人民币目标区间在6.6~6.75。

欧元多头出货

欧元逆转的主要原因与市场对其预期生变存在主要关联。

早前,市场认为欧元区经济稳步复苏,欧洲央行很可能比较强硬地退出QE(量化宽松),并宣布加息的时间表。然而,“欧洲央行还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周浩称。

尽管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10月的议息会议上表示将购债规模减半,但市场更想知道的其实是欧洲央行何时开始加息,不过该行并未具体说明,只是表示目前的利率水平将维持较长一段时间。目前,欧元区的存款利率为-0.4%,仍维持负利率状态。

有分析师评论称,早在几周前,欧洲央行就刻意向媒体走漏风声,如今宣布的决议如出一辙,这就使得预期兑现,推动了欧元走弱,欧元短线跳水近70个基点。

“目前来看,前期的欧元多头出货还没有完结,预计欧元转弱的行情仍将持续一段时间。”嘉盛集团外汇分析师黄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德拉吉还表示,“仍需要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潜在通胀指标表明通胀上升,欧元区内物价压力依旧温和。 经济扩张将是稳固的,经济前景仍将以欧洲央行的持续支持为条件。”数据显示,欧元区通胀率HICP目前为1.5%,仍低于2%的目标。

问题在于,为什么欧洲央行本应是鹰派的声明到头来都是“鹰鸽兼备”呢?

周浩分析称,事实上,从欧洲央行的各种预测模型来看,欧洲难以脱离目前的增长困境——这也意味着欧洲央行很难短期达到通胀目标,欧元的升值事实上让通胀目标更加难以实现。

欧元区的经济表现仅仅在今年有所回升,但仍旧无法掩盖欧洲经历了“失去了的十年”的事实,从GDP增速来看,欧洲的GDP指数在2016年才将将恢复到金融危机前的水平,这与美国和中国的高速发展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而欧元区的失业率水平仍然高于金融危机前的水平。所以,这一切都让欧洲央行难以乐观。

针对“鹰鸽并存”的模糊态度,嘉盛集团研究主管Kathleen Brooks也给了记者另一种解释——“欧央行似乎对欧元对美元此前几个月突破1.18感到不安,但是,如果欧央行强硬削减QE,欧元将重回1.20甚至更高价位。因此,欧央行需要在容忍货币升值,或保护货币同时接受债市动荡之间做出决定。”

此外,“政治问题再度为欧元区构筑威胁:加泰罗尼亚独立和西班牙分裂/混乱风险,明年的意大利大选可能导致反欧盟党派主政罗马。因此,欧央行在此次会议上必须小心行事。”她称。

至于欧洲央行何时加息,这似乎显得更加遥遥无期。法国兴业银行分析师Guy Stear对记者表示,预计欧洲央行会在2019年3月和6月加息,彻底结束负存款利率时代。如今,欧洲央行与市场沟通的重点主要转向了描述一个经济增长的积极故事,同时呼吁市场要有耐心,目前仍有维持宽松货币政策的必要性。

美元料重拾升势

美元从9月以来可谓节节攀升,这与美联储加息和缩表预期、美国税改预期以及欧元转弱都息息相关。

各大机构预计,今年年底前,美元指数可能仍会维持小幅升值的势头。

首先,欧元转弱是关键原因。欧元在美元指数中的占比高达近70%,欧元转弱势必推升美元指数走强。

“欧洲央行新的政策,市场总体认为比美联储、加拿大央行等态度更为温和和宽松,在新的决策公布后欧元大幅下跌,形成了头肩顶技术形态的初步模样。短线上关注行情对颈线位的测试,如果测试成功则有进一步下跌的可能,从而延续头肩顶的技术走势。”黄俊告诉记者。

其次,美联储12月加息板上钉钉,缩表也在持续。尽管加息落地后,市场可能存在预期兑现而抛美元的情况,但在此之前美元上行动能仍然充足。

相比之下,欧洲央行短期内则无望加息。荷宝基金(Robeco)分析师表示,“只有在彻底退出QE后,欧洲央行才可能加息,因此第一次加息绝对不会出现在2018年,而德拉吉将在2019年10月退休,他也可能是第一个任内从未加息的行长。”

同时,美联储主席候选人也即将出炉。此前,受鹰派候选人泰勒将成为新任美联储主席的市场预期推动,美元上涨,多数新兴亚洲货币下滑。

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周前表示,即将就下任美联储主席提名做出决定,正考虑至少三个人选,其中包括:美联储理事鲍威尔、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泰勒,以及美联储现任主席耶伦。

此外,美国众议院此前通过参议院版的2018年联邦预算案,意味着进一步接近推动特朗普税改计划,这一预期也一度推动美元上行。特朗普计划将企业税从35%降至20%,并将个人税收从7档简化为3档。

不过,美国国会目前对如何为税改埋单仍然存在争议。一些来自高州税地区的共和党人和一些财政保守派共和党人均投票反对预算案,参议院公布的预算解决方案中允许因税改在未来10年减少联邦政府1.5万亿美元收入。

尽管如此,美国税收过高是不争的事实。美国35%的企业税是发达国家中税率水平最高的。据披露,经合组织(OECD)的35个国家中,美国的公司税率最高,且近20年美国的法定公司税率都超过OECD国家平均水平。这样会产生两大负面结果:一是压制美国企业的投资意愿,二是美国企业钱留海外。同样根据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CEA)分析,70%的美国企业海外盈利都保持离岸状态,1984年这个数据只有42%。审计分析显示,美国公司大约有2.8万亿美元的利润留在海外。因此,各界寄望于税改能为美国经济重新注入动能,推动长期GDP增长。

虽然各大机构在今年年底前看多美元,但就中长期而言,机构仍然对欧元走势表示乐观。法兴银行分析师Kit Jukes表示:“我们预计欧元区的新周期高点将出现在2018年,欧元对美元可能会逐步回到长期均值1.3附近,建议当欧元/美元跌至1.15时做多。”截至北京时间10月28日,欧元/美元报1.1608。

人民币继续区间波动

尽管近期国际汇市逆转,但人民币的走势却较为稳定,并仍对美元呈现区间波动格局。

从9月26日开始,美元/人民币从6.6765下跌至10月12日的6.5718,再上涨到10月28日的6.6502,整体上人民币对美元小幅升值近0.4%。

可见,贬值预期的逆转的确让人民币走得更稳,此前的单边升值并不是中国央行想看到的。“在逆周期因子作用下,持续单向的升值或贬值预期明显减弱。市场主体对外投融资行为更趋理性,10月外汇占款或将维持在0附近。”交通银行研究院刘学智对记者表示。

不过,刘亚欣认为,“就一篮子货币来看,如果欧元跌得多,美元也会涨得比较多,但由于美元在人民币货币篮子中的权重更大,人民币将会比较弱一些。”

周浩也对记者表示,“与其他亚洲货币相比,人民币近期的跌势似乎显得有些滞后,未来可能不排除继续小幅下跌的可能性。但整体人民币走势仍较为稳健。”德国商业银行预计,截至今年年末,美元/人民币目标价为6.75。

总体来看,近期人民币的稳健多为市场的自发情况。某国有大行外汇交易员对记者表示:“近期并没有观测到央行干预汇市的迹象,整体价格仍然体现了市场的合理供求。”

未来,人民币也并不具备大幅贬值的基础。从经济基本面来看,今年以来,多家外资机构纷纷上调中国经济增速预期,例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上调中国今明两年增速预测0.1个百分点至6.8%和6.5%。同时,三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6.8%,因为前三季度累计GDP同比增速已经达到6.9%,各大机构预计全年经济增长达到6.7%以上已成定局。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对记者表示,中国经济结构性的新亮点正在显现。例如,前三季度,第三产业增速达到7.8%,领先第二产业1.5个百分点,预期中国经济2017年增速将达到6.9%,然后在2018年夯实基底,并于2019年逐步开启长周期的触底反弹。同时,在全球“新兴提速、发达减速”的大格局下,中国经济的长周期筑底有望稳健支撑人民币基本面,至今年年末,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预计将稳定在6.60~6.70的区间。

从跨境资金流动情况来看, 9月央行外汇占款余额增加8.5亿元,为2015年10月以来首次上升。9月银行结售汇顺差19亿元,亦为2015年7月以来首次转为顺差,其中代客结售汇顺差218亿元,自身结售汇逆差199亿元。

招商宏观预计,随着央行外汇占款在0附近波动,这也意味着美联储缩表对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的影响弱化。继续维持此前的判断,国内外汇市场供求弱平衡,年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窄幅双向波动,而非单边的升值或者贬值。

美元一月大涨3%背后 欧央行成最大助力推手|资金管理网
关键词: 美元大涨 欧洲央行 欧元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