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宗商品 > 行业资讯

中钢国际现大笔坏账 霍邱项目停摆国资“撤退”

  • 2017年11月27日 08:24
  • 收藏:

一则公开的挂牌信息,令上市公司中钢国际的一个项目被“拖累”再生变数。近日,北京首钢矿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将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简称首矿大昌)51%股权挂牌出让,转让底价17.7亿元。

中国资金管理网11月27日综合报道,首矿大昌主要负责霍邱铁矿项目,而为之提供工程建设的是上市公司中钢国际。该项目合同金额52.66亿元,占比超过上市公司年度营收规模的一半。

然而,由于项目本身及其民营股东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大昌矿业”)卷入到以倪发科为首的安徽官场窝案,首矿大昌项目持续停摆。中钢国际业绩也因此受损,其第一大欠款方即为首矿大昌,欠款余额约10亿元。

在国资股东有意撤出而民营股东卷入腐败窝案之时,项目的复工时间和未来“归宿”皆成疑问。

国资股东撤出 已停摆项目曾是“香饽饽”

近日,新京报记者在北交所看到的一则挂牌信息显示,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简称首矿大昌)51%股权被挂牌出让,转让底价17.7亿元,转让方为北京首钢矿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首矿大昌工商资料显示,国资背景的北京首钢矿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在其中持股51%,民营企业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大昌矿业”)持股49%。在本次转让51%股权后,国资在股权上彻底退出了首矿大昌。

相对于国资背景的首钢退出,另一民资股东大昌矿业仍然“留守”。公开资料显示,大昌矿业实际控制人为吉立昌。通过攀附以倪发科(已落马判刑)为首的一批安徽高官,吉立昌一度成为“安徽矿王”。首矿大昌项目也卷入到他的政商关系网当中。

公开信息显示,2010年3月,首钢矿业、大昌矿业、六安市政府、霍邱县政府就霍邱铁矿深加工项目签订了合作协议,约定成立首矿大昌公司,即霍邱铁矿项目开发主体,项目总投资高达99亿元。据报道,作为工程总承包商,中钢国际于2011年2月以后介入霍邱铁矿相关项目的承包工程。

据官网介绍,中钢国际及其旗下的中钢设备以工业工程与工业服务、市政工程与投资运营、节能环保和高新技术为主营业务,其是中国知名的冶金工程技术公司,先后承担了国内主要钢铁企业的400多个国家重点建设项目。

近年来,中国钢铁行业持续产能过剩,包括中国中冶、中钢国际在内的相关上市公司业绩承压。而作为十二五期间全国最后一个钢铁项目,霍邱项目对于彼时的中钢国际而言,无异于一场稀有的“盛宴”。

据中钢国际2016年报,霍邱项目2012年9月起开工,计划2015年5月完工,合同金额52.66亿元。2016年全年,中钢国际实现营业收入94.44亿元,这意味着,仅一个霍邱项目,相当于中钢国际营收过半。

11月26日,就挂牌出售股权原因,新京报记者致电首钢方面宣传人士,对方称不清楚此事。同日,挂牌项目相关负责人则称目前暂时不方便接受采访。

从项目进展情况来看,首矿大昌项目持续停摆多年,或是首钢此次决意退出的主要背景之一。

据六安市人大官网2016年4月一篇文件介绍,霍邱每年300万吨钢铁项目于2012年开工建设,钢厂已完成投资约60亿元,占项目静态投资的66.7%,霍邱县政府已为钢厂配套建设投入12.5亿元,钢厂整体建设进度过半。“但由于案件影响,钢厂于2014年初全面停建。”

“确实没有办法,涉及项目的很多官员都出事了,而且到底搞不搞这个钢铁项目都是一个问题。” 11月26日,对于项目停摆一事,霍邱县当地消息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这个项目是十二五期间国家最后一个钢铁项目,产能过剩问题已经很严重,但投资额这么大,而且已经投进去几十亿,进退都很难。”

民资股东涉政商丑闻 项目公司曾从中受益

六安市人大官网文件中所说的“案件”,指的是2013年开始爆发的安徽官场腐败窝案。

霍邱,安徽省西部一座小县城,隶属于六安市,西邻河南,东邻六安,自古农业发达。在这辽阔的淮河冲积平原之下,霍邱县坐拥储量全国第五、华东第一的铁矿资源。

2002年,霍邱铁矿资源启动开发,面向全国招商。这一年,河北人吉立昌来到了霍邱。工商资料显示,吉立昌旗下大昌矿业的前身为武安市大昌矿产品经贸有限公司,该公司在2002年注册成立。

八年后,吉立昌以15亿元身家成为全国排名第28位的矿产富豪、“安徽矿王”。

吉立昌的“财富传奇”背后,有杨先静、倪发科等一批安徽高官(已落马)的助力。

公开简历显示,杨先静曾任安徽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在退休后落马并被公诉。

2014年初,杨先静涉嫌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一案,在蚌埠市中院开庭审理。法院审理查明,杨先静接受吉立昌的请托,为了尽快将周集铁矿配置给首矿大昌,杨先静两次擅自更改厅长办公会决议,并为该公司量身定制挂牌出让准入条件,帮助该公司排除竞争取得探矿权。

作为“回报”,杨先静也得了不少好处:2003-2012年间,杨先静先后多次收受吉立昌等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653万元、港币30万元,其中索取钱款共计人民币130万元。

2014年11月,蚌埠市中院对杨先静案一审宣判,判处其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吉立昌的“上层关系”不仅于此。2013年6月,监察部官网发布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

据新华社2014年10月播发的消息,自2013年6月接受调查以来,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曾主政或分管的地区、部门先后有多名领导干部落马,多名官员涉及与矿产商人吉立昌之间的权钱交易,而利益输送的主要对象,是六安市下辖霍邱县的铁矿。倪发科以副省长的身份,和吉立昌一起为其公司跑环评、项目审批,帮其低价购买铁矿探矿权,不惜挪用国家保障房用地指标。

根据法院审理查明,2000年至2012年,大昌矿业负责人吉立昌,先后11次给予倪发科价值743.2万元的黄金制品、玉石、玉器等物品143件。

坏账滋生 中钢国际业绩受拖累

随着以倪发科为首的安徽窝案爆发,昔日曾受益于这一官场圈子的首矿大昌公司在2014年全面停建,中钢国际开始承受停建带来的压力。

北交所项目挂牌信息显示,2016年至今,首矿大昌未产生收入,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为零。截至2017年6月底,资产总计46.9亿元,负债总计17.75亿元,所有者权益29.18亿元。

今年7月,霍邱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将首矿大昌列入经营异常名单,原因为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

北交所挂牌项目信息显示,由于标的企业(即首矿大昌)项目缓建等原因,标的企业签署的部分合同已中止履行,可能出现合同相对方提出索赔等相关纠纷。

合同履行过程生变的合作企业,就包括上市公司中钢国际。

据2013年中钢国际公布的重组配套募资方案,该次募资11.7亿元用于“霍邱铁矿深加工项目煤气余热发电EPC总承包等项目”。

2014年11月,中钢国际公告称,霍邱铁矿深加工项目煤气余热发电EPC总承包项目的计划完成时间由2014年变更为2016年,霍邱综合管网设施工程EPC总承包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的计划完成时间也由原来的2015年变更为2016年。

随着项目在2014年全面停摆,募集资金中剩余的部分被改作他用。2016年7月,中钢国际发布公告称,2014年9月获批募资11.7亿元专门用于霍邱铁矿相关项目的资金,现申请将剩余的5.55亿元变更为“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项目停摆期间,中钢国际曝出财务丑闻,这一财务丑闻正与霍邱项目有关。

2017年3月,中钢国际收到中国证监会吉林监管局“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中钢设备有限公司霍邱铁矿深加工项目收入确认存在跨期情况。2014年确认以前年度(2012年、2013年)结算收入40768.14万元,导致中钢设备2014年营业收入虚增40768.14万元、利润总额虚增2716.16万元。

根据其后公告,中钢设备2014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由4.54亿元调整为4.34亿元,未能完成重组时的盈利业绩补偿承诺,差额为315.62万元,中钢国际2014年净利润也因此减少2037.12万元。

经历项目停摆、募集资金用途生变以及财务造假丑闻后,霍邱项目已在中钢国际的财报上形成大笔坏账。

据中钢国际2016年报,霍邱项目合同金额52.66亿元,累计确认收入13.26亿元,应收款余额8.2亿元,完工进度30.69%。据2017年中报,霍邱项目累计确认收入仍为13.26亿元,应收款余额上升至9.996亿元,完工进度30.69%。2017年三季报延续这一数字。

据2016年报公布的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应收账款情况,首矿大昌以8.2亿元的期末余额名列第三,坏账准备2.05亿元,计提比例25%。截至2017中报,中钢国际对首矿大昌的应收账款9.996亿元,名列第一,相应计提坏账准备2.6亿元,计提比例26%。

2015年至今,中钢国际营收持续下滑。今年前三季度,中钢国际营业收入48.39亿元,同比下滑18.34%;净利润3.23亿元,同比下滑12.53%。

“资产减值损失拖累业绩”,中泰证券在报告中称,去年中钢国际资产减值损失5.56亿元,同比增加2.17亿元,主要由于部分国内项目应收款账龄老化,计提坏账损失增加。

截至2017年9月底,中钢设备货币资金13.4亿元,环比6月底的18.1亿元继续大幅萎缩。

“中钢设备资金比较紧张,我们的设备款目前拖欠很久仍未到位。”11月25日,一位要求匿名的中钢设备(即中钢国际旗下负责承担霍邱项目的成员企业)供应商告诉记者,“我去问他们,他们就说是业主不给他们钱,也就没有相应的款给我们”。

民资股东已无可执行资产 “安徽矿王”现状成谜

对于霍邱项目这一长期财务“累赘”,中钢国际目前态度如何、会否处置这项资产?对此,新京报记者11月26日致电中钢国际证券部,对方称接受访谈必须联系北京方面人员。新京报记者致电后电话无人接听,向中钢国际及其母公司中钢集团所发采访问题暂无回复。

在首矿挂牌出售股权的同时,剩下的股东——大昌矿业的经营状况不容乐观。

据第一财经2013年报道,在倪发科被组织调查的同时,吉立昌亦被有关部门所控制。在公开报道中和已公开的案件审理中,吉立昌的信息已难以寻觅。对于吉立昌是否被调查、起诉和审判,11月26日,新京报记者致电霍邱县宣传部负责人卢永涛,对方称不清楚情况。

目前,吉立昌已不再是大昌矿业的大股东。

工商资料显示,2010年,吉立昌持有的股份为96.72%,郑改中为1.64%,王艳伟为1.64%。而当前,吉少清、吉少杰、吉少波分别持股30.17%,而吉立昌持股9.49%。

有未经证实的传言称,吉少清是吉立昌的儿子。而可以确定的是,吉少清和吉立昌关系密切。新京报记者在安徽蚌埠中院官网公布的杨先静案庭审直播上看到,吉少杰、吉少清以证人身份露面。他们证明了按照吉立昌安排将1000万元从公司转出,由吉少杰经手按照杨先静要求转到另一人账户等。

作为首矿大昌的民营股东,大昌矿业经营不乐观。据天眼查收录的案件信息,目前大昌矿业陷入超100起诉讼当中,10次被列为失信人,21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据天眼查收录,安徽地税局2017年7月发布欠税公告,大昌矿业名列其中,税种为增值税,欠税额未有公布。

裁判文书显示,大昌矿业已无可执行资产。

比如安徽省霍邱县人民法院2016年11月公布的执行裁定书,本院在执行江苏聚达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等与被执行人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申请执行人未提供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本院经查也未查明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依照规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申请执行人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的,可以再次申请执行。

中钢国际待“救场” 问题项目现“意向方”

在国资股东退出、且仅剩的民资股东也“自身难保”之际,未知的新接盘方,或成为项目本身乃至上市公司中钢国际当前困境的“拯救者”。

而截至目前,“谁来救场”尚未可知。

事实上,当地政府也曾试图推进项目复工,并筹谋引入外部投资者来化解危机,而后来并无下文。

2016年4月,六安市人大官网公布《关于成立霍邱300万吨钢铁深加工项目复工建设领导组的建议》,建议组建六安市推进霍邱钢厂复工建设工作领导组,由市委或市政府主要领导任组长,有关市委常委、副市长任副组长。

一年多过去了,霍邱项目的复工仍然是个难题。

今年6月,霍邱县开发区信息公开网公布的一则《霍邱经济开发区管委会2017年1-6月份工作总结》称,“虽得到省、市、县领导高度关注,尤其是去年10月份以来,省市县领导多次视察,但加速项目复工进程缓慢,停工带来的社会和经济不利影响日渐明显。”

该报告同时称,“市县区上下联动,与河北德龙集团、新金控股集团等意向单位开展了深度洽谈,推动了首矿方面同意转让股权,钢厂复工准备工作取得实效。”

2014年全面停摆后至今,首矿大昌的复工问题持续悬而不决。受其影响,中钢国际的业绩困境不断加剧。

中钢国际现大笔坏账 霍邱项目停摆国资“撤退”|资金管理网
关键词: 中钢国际 霍邱项目 国资 坏账 首矿大昌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