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利率市场 > 债券市场

国信证券包销6个亿 蓝思转债“连环弃购”扎了谁的心

  • 2017年12月15日 09:09
  • 收藏:

12月13日晚间,蓝思科技公布,网上投资者缴款认购的金额35.42亿,放弃认购金额达6.07亿元,将由蓝思转债的主承销商国信证券包销。

中国资金管理网12月15日综合报道,蓝思科技称,公司原股东拥有本次可转债的优先配售权,但并不等同于原股东有配售的当然义务,受限于国家政策的原因,境外控股股东香港蓝思的境外资金无法汇入境内进行可转债优先配售,并在互动易上撤销了“考虑以其他方式在二级市场增持本公司可转债”的说法。

随着“弃购事件”的不断发酵,蓝思科技股价急转直下,12月13日盘中逼近跌停后,14日更是延续跌势,截至收盘跌幅达5.89%。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蓝思科技此次48亿可转债承销及保荐费用为3000万,如果国信证券持有的6.07亿元蓝思转债如果浮亏超过5%,亏损金额将超过承销费用。

连环弃购

蓝思转债的发行本不必如此坎坷。就在转债发行前,不少机构还发表报告称,“破发风险不大”、“建议积极参与本次打新以及二级配置”。

蓝思转债的闹剧,是从大股东蓝思科技(香港)弃购的39亿开始的。在12月7日网上路演过程中,公司董秘表示,大股东在相关政策允许的前提下会积极认购,主要股东和高管都将积极参加本次可转债的认购。

12月8日,也就是网上申购当天晚间,投资者在申购结果中发现,本次发行向原股东优先配售6.5亿,仅占本次发行总量的13.54%。

而在大股东的临时“爽约”后,网上申购的中签率直线上升到0.33%,这样的中签率也创下了信用申购开启后的新高。而除了蓝思转债以外,信用申购以来可转债的网上中签率一直维持在0.05%以下。

对于大股东未参加配售一事,蓝思科技解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周群飞、郑俊龙夫妇对公司的发展是充满信心的,但受限于国家政策的原因,境外控股股东香港蓝思的境外资金无法汇入境内进行可转债优先配售。

尽管蓝思科技对大股东周群飞的“爽约”作出了解释,打新的投资者却似乎并不买账。蓝思科技12月13日晚间发布的公告显示,网上投资者缴款认购的金额35.42亿,放弃认购金额达6.07亿元,此次可转债的承销商国信证券最终包销比例为12.65%。

尽管国信证券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接盘侠”,万幸的是,蓝思转债投资者弃购总额不足30%,与部分市场人士此前的预期不同,蓝思科技也没有成为首例发行失败的可转债。按照有关规定,当原股东优先认购的可转债数量和网上投资者缴款认购的可转债数量合计不足本次发行数量的 70%时,可转债将发行失败。

据了解,多数打新投资者最终仍选择完成缴款,与网上投资者弃购的后果密不可分,如果网上投资者多次弃购,不仅影响未来转债申购,对打新股也有影响。

按照9月8日证监会发布的转债申购新规,对于网上投资者,连续十二个月内累计出现三次中签但未足额缴款的情形时,自结算参与人最近一次申报其放弃认购的次日起六个月内不得参与网上新股、可转债及可交换债申购。

投资者质疑

大股东的“爽约”,引起了不少投资者的质疑。不过,蓝思科技表示,公司原股东拥有本次可转债的优先配售权,但并不等同于原股东有配售的当然义务。

12月12日,一位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易上质问蓝思科技,“彭董秘在路演时信誓旦旦地称,‘大股东会在政策许可前提下积极认购’。然而发行后又以‘政策原因资金没有到位不得不放弃优先配售权’为由,解释了所谓的理由。”

这位投资者的疑问是,“路演时彭董秘还不知道政策?不说他有意误导投资者,但凭对如此重大的政策都不了解,造成公司名誉重大损失,是不是应该追究他的责任?”

对此,蓝思科技12月13日回应称,公司原股东拥有本次可转债的优先配售权,但并不等同于原股东有配售的当然义务。控股股东香港蓝思已提前准备好按比例全额认购的资金,且直到最后时刻都在争取相关政策支持,但预计无法在发行时间窗口内获得有关部门的肯定答复,因此无法实现认购。

大股东配售缺席已成事实,投资者又开始关注大股东是否会在二级市场增持。

“受限于国家政策的原因,境外控股股东香港蓝思不得在二级市场进行证券买入操作,香港蓝思的境外资金也无法汇入境内。”蓝思科技于13日下午表示,“公司实际控制人有考虑以其他方式在二级市场增持本公司可转债,未来若有相关进展将以公告形式予以披露。”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就在蓝思科技在互动易回应7个小时后,蓝思科技又取消了这一回答并再度表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周群飞、郑俊龙夫妇对公司的发展是充满信心的,但受限于国家政策的原因,境外控股股东香港蓝思的境外资金无法汇入境内进行可转债优先配售。

值得关注的是,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尚未公开表态,而这位实控人,恰恰是在2017胡润女企业家榜中,以700亿元身家排名第二的“触屏女王”周群飞。

投资者、承销商双双承压

对于投资者最终弃购的6.07亿,蓝思科技表示,网上投资者放弃认购的可转债,以及因结算参与人资金不足而无效认购的可转债由主承销商国信证券包销。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蓝思科技此次48亿可转债承销及保荐费用为3000万元,而这一费率相比于今年以来发行的其他可转债而言也并不高。也就是说,如果国信证券持有的6.07亿元蓝思转债如果浮亏超过5%,亏损金额将超过承销费用。

而随着弃购事件的不断发酵,蓝思科技股价急转直下,12月13日盘中逼近跌停后,14日更是延续跌势。按照13日收盘价计算,蓝思转债转股平价也从96元一线跌到了92.34元。

随着可转债发行的提速扩容,连续多个交易日出现上市即跌破面值的现象。中信证券固收分析师余经纬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转债破发的背后,是正股走势的疲软和转股溢价率的压缩。

记者注意到,在经历了多只转债破发后,转债市场经历了一波反弹,上证转债、中证转债双双在12月7日到11日录得三连阳。而蓝思转债的“连环车祸”,无疑给刚刚有所反弹的转债市场又浇了一盆冷水。

根据Wind资讯统计,此前宁波银行发行的100亿可转债中,有1.49亿元遭到打新投资者的弃购。此次蓝思转债网上投资者放弃认购金额达6.07亿元,不仅刷新了宁行转债的记录,更是信用申购以来所有可转债弃购总额的2.37倍。

值得注意的是,待发可转债规模仍然较高,仅8家上市银行拟发行的规模就达到1765亿元。余经纬认为,大规模破发影响转债的申购热情,未来转债发行的节奏可能会有所放缓,否则部分可转债的发行可能会遇到一些实质性的困难。

余经纬还对第一财经记者谈到,除了转债的破发,大股东失信也会影响到后续可转债发行的难度。

“具体资金的划转过程可能与政策有关,但是大股东是可以提前做好打算的,失信造成的一系列负面影响本应可以避免。”余经纬表示,大股东失信,导致散户纷纷弃购,会对投行对造成实质性的冲击,因为包销之后投行要承担一定的资金成本,导致券商内部的压力明显增大。


国信证券包销6个亿 蓝思转债“连环弃购”扎了谁的心|资金管理网
关键词: 国信证券 包销弃购 蓝思转债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