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汇市场 > 官方动态

方星海朱隽讲述人民币入篮故事:一直磋商到晚上12点

  • 2017年12月22日 09:13
  • 收藏:

2014年下半年,中国人民银行正式启动人民币加入SDR(特别提款权)的相关研究论证工作。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 正式纳入SDR篮子。

中国资金管理网12月22日综合报道,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人民币如何从尚欠火候到闯关成功?2015年间人民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进行的9轮高规格会谈是怎样的?具有一票否决权的美国为何给人民币加入SDR投了赞成票?

12月20日晚间,在北京举行的“中国金融四十人看四十年”系列讲座第一期暨CF40·孙冶方悦读会第8期:人民币加入SDR之路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司长朱隽、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共同就人民币加入SDR背后的故事,以及人民币接下来 面临的挑战进行分享。

“顺势而为”中的诸多小插曲

“积极争取,顺势而为。”朱隽介绍,这是中国争取人民币加入SDR时定下的战略。

在2014年启动论证时,央行方面也感觉以当时的条件,人民币国际化尚欠一点火候,尽管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的使用已经初具规模,但在金融市场的广泛交易才刚刚起步。但适逢五年一次的SDR审查,人民币加入SDR面临历史机遇。

在2015年3月下旬,IMF总裁拉加德访华期间,中方展示了加入SDR的决心和推动改革的立场。IMF方面深受触动,并在总裁领导下很快成立政策研究和审查工作组。中国人民银行方面与基金组织方面建立高规格、小范围的月度技术会谈机制。在2015年间,经过九轮磋商会谈,为人民币加入SDR扫除障碍。

方星海时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国际经济局局长,曾参与、推动人民币加入SDR的相关工作。方星海介绍,在与IMF团队沟通时反复强调,人民币加入SDR的过程本身就是对中国金融改革开放最大的推进,入篮后更重要的功能是防止中国金融改革开放的倒退。“IMF方面从内心来讲非常认同中国的改革开放,也愿意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做一点事情。”

在人民币加入SDR过程中,还有一个关键在于是否将“可自由使用”的标准替换为“储备资产标准”的讨论。经过综合权衡,中国认为宜坚持现有的高标准,打消外界疑虑。

在2015年3月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期间,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明确表示,支持IMF遵守现有标准对人民币开展SDR审查,展示了中国愿以较高标准加入SDR的积极姿态。

人民币加入SDR必须获得董事85%以上的票数,而美国的投票权约占17%。这意味着美国具有一票否决权,如何争取到美国对人民币加入SDR的认同?

方星海透露,在2015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团队到访中国交流时,中方指出美国在亚投行成立时就犯了错误,当时英国顶住美国的压力率先加入亚投行,随后德国、法国、意大利等相继表态加入亚投行。在人民币加入SDR的过程中,美国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如果其他国家都同意,美国无论不同意还是弃权都不好看,中国更深入融入国际金融体系,一定程度上对美国也有利。“我们有一个体会,广大美国人民以及美国主要政府部门还是愿意与中国形成互惠共赢的关系。他们也认识到中国的崛起已经势不可挡,不如合作共赢。”

方星海还透露,在人民币加入SDR的过程中,香港金管局对人民币的支持态度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好事多磨。”朱隽说,2015年7-8月,中国股市剧烈动荡,国际上对中国经济产生担忧。在当年9月的G20安卡拉峰会上,易纲就中国汇率改革的政策、下一步走向、资本流动压力、人民币国际化的趋势以及中国宏观经济金融形势判断等问题作出充分解释,传递中国改革开放步伐不会停止的信号,起到很好的效果。

这一环节,朱隽透露一个小插曲,在和基金组织的磋商非常艰苦,从中午一直磋商到晚上12点钟,所有的问题都是关于汇率和资本流动。“这些问题如果没有得到充分说明和解释,执董会也会有质疑。那次峰会短短两天的时间感觉非常漫长。”

2016年1月,中国股市继续震荡,汇率大幅波动,国际质疑声再起。周小川在媒体上发表署名文章,表达继续开放的决心,继续释放开放信号,起到较好的效果。

2015年11月30日,IMF举行执董会决定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于2016年10月1日正式生效。

人民币入篮后续解读

易纲表示,尽管表面上看人民币加入SDR并不影响我们的生活,但是从历史和宏观角度看,这既是中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之路,也是中国经济改革开放治理,对于中国以共享包容的心态越来越深入介入国际经济金融治理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比如,储备货币在外界看来有强大的经济实力做后盾,有助于提升对该国经济体系的信心,降低危机爆发的概率。此外,储备货币发行国受其他国家政策溢出的程度比非储备货币发行国小得多,可以更好地抵御冲击,而非储备货币发行国一旦受到冲击可能引起危机。

朱隽还指出,在国际投资和国际交易上使用人民币,可以降低本国企业的交易成本,提高我们在交易中的定价权和话语权,提高竞争力和市场的份额。还有一个深远影响就是,储备货币发行国可以适当减少外汇储备。毕竟,彼时自己的货币就可以进行国际支付,弥补国际收支的缺口和偿还外债。

人民币加入SDR本应该进一步促进人民币在国际上的使用。但是在2016年之后,人民币却在国际上的使用规模出现下降。

对此,方星海表示,当时人民币汇率下跌,中国采取了一些措施防范海外做空,同时导致海外市场人民币容量收缩。“当时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防止外汇储备过快流失是我们的主要目标,人民币在海外的使用受一点影响也是应该付出的代价。”

方星海同时还说今后类似的情况还是要内外兼顾。加入SDR以后,想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就不能忽略对人民币在海外市场的影响。在今后的调控政策中需要考虑如何做得更柔性。

“人民币加入SDR也是一个新的起点。”方星海表示,人民币加入SDR是改革开放的一个进程,以开放促改革是我国发展的真理,入篮后还有许多继续推进开放的工作需要开展。


方星海朱隽讲述人民币入篮故事:一直磋商到晚上12点|资金管理网
关键词: 方星海 朱隽 人民币入篮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