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对公金融 > 贸易融资

结构性存款规模超8.3万亿 利率市场化有待进一步深化

  • 2018年03月22日 09:03
  • 收藏:

结构性存款大热,颇有过去两年同业存单的发展之势。

中国资金管理网3月22日综合报道,今年以来,银行结构性存款,特别是个人结构性存款规模大增。据央行统计显示,2月结构性存款余额同比增幅高达49.26%。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银行提前应对资管新规,将保本理财需求回表;另一方面,也可视为整治银行同业业务背景下,银行回归“存款立行”,突破存款利率上限指导所动用的工具。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分析称,结构性存款大热,实际是利率还未完全市场化,和银行面对加剧的存款竞争矛盾下的必然结果,是客观环境所决定的。对于结构性存款目前存在的“假结构”等问题,最终还要回归到更宏观的议题,即考虑是否可以放松存款利率的指导,甚至是否需要进一步利率市场化。

结构性存款一年涨50%

所谓结构性存款,是指在普通存款的基础上,运用金融衍生工具(包括但不限于远期、掉期、期权或期货等),将投资与利率、汇率、股票价格、商品价格、信用、指数及其他金融类或非金融类标的物挂钩的金融产品。结构性存款,理论上收益浮动,但银行基本上以固定利率进行兑付。

尽管结构性存款“出道”已有二十多年,但此前主要是以外币为主,且规模一直维持在较低水平。

央行公布的金融机构信贷收支表显示,截至2月,国有四大行的结构性存款规模达1.81万亿元,同比增长38.84%;中小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达5.35万亿元,同比涨幅53.17%。其中,个人结构性存款涨幅突出,国有四大行个人结构性存款同比涨幅高达85.60%。再加上交行、国开和邮储银行,结构性存款总额已超8.3万亿元。

可见的是,银行加大发行规模的同时,付出了较高的成本。

梳理各银行微信公众账号发现,近期银行发行结构性存款的利率基本在4%以上,远超基准利率上浮50%,向同期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看齐。

以广州地区为例,浦发银行广州分行近期专属结构性存款,6个月预期年化收益率为4.7%,中信银行广州分行最新结构性存款1年期预期收益率为4.45%;平安银行广州分行近期98天到182天结构性存款预期收益率为4.6%-4.7%。而招行90天和180天也在4%-4.1%。

据多名银行业内人士反馈,自2017年以来,结构性存款就有明显走热趋势,主要是因为存款难拉,而普通存款受到基准利率上浮50%上限的窗口指导,通过结构性存款,可以绕开价格约束,以完全市场化定价吸引资金。

追因结构性存款热潮

此番结构性存款来势汹汹,除了可以突破价格约束,其推力究竟是什么?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此番结构性存款大涨,简言之,是对保本理财的替代。

《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7)》显示,截至2017年末,银行业理财规模为29.54万亿元,其中保本理财规模为7.37万亿元,占比24.95%,逆往年之势,占比较上一年上升4.51 个百分点。

而根据还未正式出台的资管新规,所有资管产品不得保本,必须在金融机构表外;换言之,银行保本的理财产品必须回归为银行表内存款产品。

这意味着,超7万亿元规模的保本理财未来都需要明确回归银行表内。在曾刚看来,银行此番大规模发行结构性存款,其实是未雨绸缪,以结构性存款替代保本理财。而2017年保本理财之所以逆势增长,归结原因,仍是存款紧张。而导致存款紧张的,有内外部两方面原因。

据曾刚分析,存款紧张的外部原因在于,相关监管部门加强宏观审慎监管后,信贷创造存款的机制被极大压缩;内部原因则包括存款理财化的分流,以及加强同业负债监管后需填补同业负债收缩的部分。

以同业理财为例,《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7)》显示,去年全年同业理财规模较上年腰斩,减少3.40万亿元,降幅高达51.13%。在保持总规模前提下,意味着零售和对公理财必须提升以弥补同业部分的下降。

“在监管部门的监管导向下,实际上是变相抬高了存款的价值,恢复了过去银行‘存款立行’的理念,这是银行从发保本理财到结构性存款的原因,也是为什么结构性存款的价格趋高的原因。”一名银行业资深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两面观“工具”

结构性存款大火,有其客观条件。而在微观操作方面,也存在一定模糊地带。比如,华创证券研究所近期一份报告显示,从近期发行的结构性存款产品来看,各银行对结构性存款的会计计量和统计口径存在偏差,由于资管新规下发后过渡期的存在,理财产品和结构性存款产品在名称、会计计量和统计口径上的区分尚需由结构性存款相关细则在监管层面进一步进行明确。

另外,由于结构性存款涉及到衍生品投资,理论上存在一定风险,一方面,监管对于衍生品投资有资质要求,部分没有相关资质的银行存在同业委托,是否突破了监管要求;但另一方面,也存在部分银行借结构性存款之名,通过“假结构”行“超指导利率”之实。

所谓“假结构”,即比如设置一个100%会实现某固定利率的触发条件,把原本存在风险和概率问题的收益稳定成固定收益。

“对于银行而言,结构性存款的浮动收益由客户承担;即使是‘假结构’,对银行而言也是确定的成本,会经过相应核算,因此对于银行几乎不存在经营上的风险,但是银行有义务明确告知客户,这个结构性存款到底是怎么运作的,收益上有什么风险。”上述银行业资深人士表示。

华创证券研究所上述报告也指出,随着资管新规落地,结构性存款销售流程、协议文本、投资者风险提示、系统等方面都将面临变更。

另外值得一提的现象是银行对结构性存款采取“分行销售-总行集中管理并投资运作”的资金运作模式,总行如何对分行进行存款规模和利润的考核,是一门科学,更是一门艺术。

此前就有城商行零售人士表示,目前来看,各行对结构性存款规模考核是否打折,打几折,标准不一。如果大量发行结构性存款,确实会严重影响银行的利润;但具体打几折,则会直接影响分行销售结构性存款的积极性。“如果规模打折太大,又牺牲利润,规模考核又不讨好,就没有动力了。”上述城商行人士表示。

利率市场化的探讨空间

曾刚表示,尽管就事论事,结构性存款的“假结构”存在一定合规性问题,但要看到利率还未完全市场化,银行面对日趋激烈的存款竞争背景下,结构性存款走热有其必然性。

在诸如结构性存款技术性、规范性问题背后,一个更为本质的课题,仍要回归于存款利率市场化。存款利率指导是否有必要放松,是否需要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若以上问题可解,则结构性存款的“假结构”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尽管当前央行官方已经放开了对存款利率上浮基准的限制,但为了避免恶性竞争,银行客观上面临存款利率的自律指导。曾刚也指出,价格也是央行MPA考核中重要一项,且具有“一票否决”地位。

据多名银行人士表示,当前市场主体面对的是扭曲的价格体系,央行的基准存贷利率完全不能反映市场供求关系。特别是资管新规落地后,将有部分表外“非标”资产处置不完需要回表,以及部分理财资金可能回归银行表内,如果按照基准利率进行定价,相当于银行利用政策向居民套利。

正是在此背景下,商业银行人士和货币政策专家提出,眼下或许正是进一步深化利率市场化的时间窗口。

综合包括银行、基金、保险等多名受访人士的观点来看,利率市场化有两个具体实施路径,一是完全放开对基准利率的上浮约束,二是取消基准存贷利率。前者受到了包括上述货币政策专家在内的更多赞同。


结构性存款规模超8.3万亿 利率市场化有待进一步深化|资金管理网
关键词: 结构性存款规 利率市场化 银行业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