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宏观金融 > 国际新闻

美国对华贸易战幕后操盘手:揭秘特朗普的真实目的

  • 2018年03月23日 13:13
  • 收藏:

“这不是贸易战争。”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东时间3月22日签署总统备忘录,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涉及征税的中国商品规模可达600亿美元。

中国资金管理网网3月23日综合报道,白宫中,对贸易政策起到举足轻重作用的商务部Wilbur Ross(威尔伯·罗斯),在当日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称,对中国提高关税,并不是发动贸易战争,而是解决贸易问题的一个开始,而美股当日的下跌是市场对不确定性的反应,而不是对关税提高本身的排斥。

对现有贸易协定极其不满的威尔伯对腾讯《一线》说,“美国已经在谈判桌上坐得够久的了。”

在威尔伯眼中,如何利用现有条件,掩盖美国的弱点,制定新的有利于美国的贸易规则,是比在既有规则中你争我夺更重要的事。

但在多数经济学家看来,征税无助于改善美国人生计,反而可能损害大部分美国人的利益。

拥有随时找到特朗普的交情

还没成为美国商务部长之前的威尔伯,“中国”和“贸易”就是他常挂嘴边的关键词。作为特朗普内阁班底进入白宫之前,近80岁高龄的威尔伯在位于曼哈顿金融中心黄金地段的私募基金WL Ross & Co工作。

威尔伯热爱收藏,他的公司中,各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随处可见。而他自己的办公室中最显眼的位置,摆放的是一副中国艺术家刘勃麟的画作。2016年8月,威尔伯站在这幅画前对腾讯《一线》说,这幅画总启发我对中国的思考。

刘勃麟的画上,中国海陆空三军女兵护旗队在广场上,有“城市隐形人”之称的刘勃麟,将自己打扮成工人的形象,隐藏在女兵之间。

“你看画里的女兵蓬勃向上,有意思的是她们并没有拿武器,广场花团锦簇,隐藏的艺术家的双脚站在类似工地一样的地面上。”

威尔伯认为这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一个缩影,既生机勃勃,在某些细节处又略显潦草。任何一个经济体转型都会遇到困难,而中国转型中的结构性问题,在威尔伯眼中是商机。

威尔伯在美国有“重组大王”的称号,擅长重组不同行业的破产企业,曾成功让钢铁、煤炭、电信、跨国投资公司和纺织行业的企业在重组之后重现生机,自己也从中获利。

2005年,威尔伯大手笔投资了中国陷入困境的纺织品产业。在2016年与腾讯《一线》的对话中,威尔伯表示,密切关注中国政府政府如何处理产能过剩的问题,尤其对中国的钢铁产业感兴趣。

2016年年底,79岁高龄的威尔伯迎来了自己的又一个事业高峰。曾在大选初期就为特朗普背书的威尔伯被新总统提名为商务部长,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次进内阁时年纪最大的政客。

威尔伯和特朗普的渊源至少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彼时,特朗普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的赌场生意经营不善,濒临倒闭。代表投资方前来谈判的威尔伯在几轮和特朗普交手后,决定让特朗普继续保有对赌场的控制权。

两人接下来的友谊或者私下交流外界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在商业领域的诸多看法不谋而合,而特朗普是威尔伯拿起电话就可以找到的人。2016年,特朗普和希拉里选战正酣时,威尔伯多次公开称赞特朗普。他对腾讯《一线》表示,特朗普很有总统像。

制定利于美国的新贸易规则

与其说这样的公开赞美是对一个政治人物的风险押注,不如说是威尔伯为自己的商业判断寻求政治支持。在贸易、大宗商品行业摸爬滚打数十年的威尔伯并不是个贸易保护主义者,让他不舒服的是现有的贸易规则。

2018年1月瑞士达沃斯峰会上,威尔伯为即将到来发表演讲的特朗普打先站,告诉在场的全球精英,“不要断章取义,认真听总统的发言。”

此次会议期间,威尔伯再次对腾讯《一线》表示,自己喜欢贸易,今后要出台的一切政策的指向都是改变目前对美国发展不利的贸易协定。“这些贸易协定都有共同的特点:美国在它们起草和谈判的初始阶段就做出了较大的让步,但是实施起来,对方却没有达到标准。”

特朗普的演讲是夸张而大胆的,威尔伯的陈述是低调而老练的。在威尔伯眼中,特朗普同样不反对国际贸易,“特朗普在面对大众演讲时,有时甚至必须戏剧化的表达自己的意思,但是从政策细节和技术角度,我刚才说的是我在给特朗普做经济顾问的时候,真正讨论到的。”

威尔伯举例说,现行的WTO(世界贸易组织)中有结构性问题,美国是世界上主要贸易国中,唯一没有VAT(Value Added Tax,货物售价的利润税)的国家。这一项在账面上就让美国公司损失15%到20%。

在3月22日总统备忘录签署后,威尔伯接受美国媒体的采访时说,知道市场会有较大反应,但是这不会是世界末日,“600亿美元的货物对中美两国经济来说都是九牛一毛。”

但在此之前,在美国内部,代表美国零售、科技、农业和其他消费品行业利益的45个行业协会在3月18日敦促特朗普政府不要对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加征关税,否则会损害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利益。

在芝加哥布斯商学院举办的“全球市场倡议”IGM论坛上,43名顶尖经济学家也公开警告,征税无助于改善美国人生计,反而可能损害大部分美国人的利益。

然而,特朗普签一边签署备忘录时一边说,还会有更多的政策出台。面对可能受到打击的本土产业(农产品、航天、科技等),威尔伯说,没有牺牲就没有进步。

特朗普此次关于关税决议的主要依据来自去年启动的“301调查”。2017年8月,美国贸易代表署发布公告,正式对中国启动调查,目的在于查清“在技术转移、创新和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中国政府的政策和措施是否对美国的贸易利益有不合理的歧视或损害。”

301调查源自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该条款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可对他国的“不合理或不公正贸易做法”发起调查,并可在调查结果后建议美国总统实施单边制裁。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查得·鲍恩形容说,在这项调查中,美国政府既是警察、又是检察官、又是陪审团、又是法官。

对现有贸易协定极其不满的威尔伯对腾讯《一线》说,“美国已经在谈判桌上坐得够久的了。”

IP(知识产权)是美国最有利的一张牌,但事实上IP本质上也是一种壁垒,和贸易条约常常如影随形。

贸易战,大约是在现有格局下,两国对已有资源的争夺,最终导向敝帚自珍或者一决胜负。而在威尔伯眼中,如何用IP撬动现有体系,掩盖美国的弱点,制定新的有利于美国的贸易规则,也许是比在既有规则中你争我夺更重要的事。


美国对华贸易战幕后操盘手:揭秘特朗普的真实目的|资金管理网
关键词: 美国对华贸易战 操盘手 特朗普 威尔伯·罗斯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