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利率市场 > 债券市场

盾安系“断臂求生”:危机引爆前已多次变卖资产

  • 2018年05月07日 08:43
  • 收藏:

盾安债务风波急速发酵。5月4日晚评级机构大公国际已将盾安集团主体信用评级从AA+下调至AA-,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

中国资金管理网5月7日综合报道,盾安集团1987年创立于浙江诸暨,近年来大举借款实施急速扩张,其业务遍及精密制造与先进装备、民爆化工、新能源、新材料、现代农业、投资管理等众多领域,成为浙江省的明星民企。如今,盾安的杠杆式扩张遭受考验。

自从5月2日被爆出债务危机之后,这家明星民企一时风声鹤唳,目前,盾安集团旗下的股票、债券已纷纷停牌,该事件甚至被指可能给当地带来系统性风险。

5月5日,诸暨市企业家协会公开发声“力挺”盾安集团,其表示,相信盾安集团遇到的问题只是暂时的。

盾安系“母子互保” 资金链承压

5月3日,盾安集团“突如其来”的债务风波公之于众。

有媒体报道称,浙江盾安现450亿债务危机,省金融办协调力保。报道显示,5月2日,浙江省金融办召集地方人行、银监局和国开行浙江省分行等金融机构,协调讨论盾安债务危机的解决办法。

对于上述债务风波,深交所迅速向盾安环境发去关注函,要求说明上述涉及盾安控股财务状况的报道是否属实,“是否涉及你公司债权债务和担保”。

对此,盾安环境回应称,截至5月3日,盾安环境为盾安控股集团提供担保的余额为82228.6万元,盾安控股集团为盾安环境及盾安环境子公司提供担保的余额为70750万元。

盾安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江南化工大约同时披露,截至5月3日,本公司为盾安控股集团提供担保的余额为20000万元人民币,盾安控股集团为本公司提供担保的余额为41000万元人民币。截至2018年5月3日,盾安控股集团为本公司全资子公司浙江盾安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提供担保的余额为453221.32万元人民币。

以此计算,盾安环境和江南化工这两家上市公司合计为母公司盾安集团提供担保余额超10.2亿元;同时,盾安集团为盾安环境和江南化工(及其子公司)提供担保余额在52亿元以上。

对于盾安集团债务危机问题及其与上市公司的关系,盾安环境证券部人士5月3日下午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未得到确切消息,网传图片真实性不清楚,关于此事后续会有披露,请关注后续公告。

除了盾安系内部公司互保之外,浙江诸暨本土企业会否受到盾安债务危机波及也颇受外界关注。

就在今年1月,同样位于绍兴的金盾集团董事长周建灿在一酒店坠楼身亡,“被高利贷逼死”被认为是周建灿身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5月3日,市场热传诸暨当地世界最大铜业公司之一的海亮集团卷入盾安危机,与盾安集团涉及互保。

5月4日晚,海亮集团相关人士独家回应新京报记者表示,海亮集团和盾安确实是从一个地方发家、起步,两家公司、两位老板之间关系也不错,但在经济上没有任何瓜葛,“互保是早期有,但如今是没有的,媒体报道失实。”

5月5日,诸暨市企业家协会公开发声,表示相信盾安集团遇到的问题只是暂时的,“一定而且很快就能解决”,希望各级党委政府对盾安集团给予关心,积极协调金融机构;希望各家金融机构对盾安集团给予耐心,以时间换空间。

诸暨市企业家协会提示,在“去杠杆”的大环境下,建议会员企业要合理利用融资工具,注意控制债券类融资的风险。

杠杆扩张下 业绩降负债增

1987年9月26日,23岁的姚新义靠着900元资金,在狭小的猪舍内成立了振兴弹簧厂,主要从事农机配件生产,这便是盾安集团的雏形。

30年后,盾安集团的总部已迁址杭州滨江,核心产业涵盖了精密制造与先进装备、民爆化工、新能源、新材料、现代农业、投资管理等,集团员工总数约2.9万人。

官网显示,盾安集团连续9年跻身“中国企业500强”,连续16年跻身“中国民营企业500强”,2017年分别位列第283位和第81位,名列浙江百强企业第27位。

截至2017年9月末,盾安控股集团总资产677.20亿元。

据报道,盾安集团在近日报送浙江省政府的紧急报告中强调,计划在十三五期间(2016-2020年)完成十个业务板块上市,百亿元年利税和千亿元年销售收入。

来自上海清算所的发行文件显示,截至2017年9月末,盾安集团共有下属子公司244家,其中一级子公司18家,并分布遍及多个省份,后续随着产业链的延伸和资源的整合,子公司的家数和分布将进一步扩张,因此给发行人的管理带来的较大挑战。

急速发展之下,但盾安集团的主营业务的造血能力并不强。

根据发行文件,2014-2016年,盾安控股集团营业收入分别为503.19亿元、516.39亿元和525.68亿元,营业利润分别为15.28亿元、14.03亿元和13.38亿元,呈下降趋势。

与此同时,盾安集团债务规模膨胀较快。根据最新评级报告,大公国际称,2014-2016年末及2017年3月末,随着经营规模不断扩大,所需资金持续增加,盾安集团总有息债务规模逐年上升,新能源和新材料的投资需求推动债务负担上升。

截至2014-2016年末及2017年3月末,盾安集团总有息债务规模分别是226.91亿元、272.86亿元、338.41亿元和338.34亿元。

最新发行文件显示,截至2014年,盾安集团总资产463.6亿元,到2017年9月末增至677.20亿元,负债规模达到437.05亿元。2014-2016年及2017年9月末,盾安集团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4.44%、62.27%、63.64%和64.54%。

2016年,盾安集团利息支出为19.65亿元,到2017年上升至21.17亿元。

截至2017年9月末,盾安集团银行借款总额292.30亿元,其中短期借款84.6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长期负债75.02亿元,长期借款97.86亿元,应付票据34.77亿元。

2017年,随着去杠杆成为经济政策主题,盾安的杠杆式扩张承压。

5月4日早,盾安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江南化工发布公告承认,由于受宏观金融环境影响,盾安控股债券未如期发行,造成一定的短期流动性问题。

新京报记者自上海清算所获悉,盾安集团金额6亿元的2018年度第三期超短期融资券已经取消发行(什么时候),原因是“近期市场波动较大”。

去年底开始断臂求生? 盾安系已出售5笔资产

盾安集团旗下江南化工5月4日回复交易所时表示,针对当下遇到的问题,盾安集团已经采取了多种手段,盘活存量资产、激活现金流等措施。

5月3日,江南化工公告,截至4月27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减持雪峰科技无限售流通股6580000股,减持均价为4.7元/股,获得投资收益约949.69万元,占2017年净利润11.62%。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自从2017年年底以来,盾安集团已出手多笔股份。

2017年底,盾安环境公告称,公司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减持海螺型材无限售流通股2999945股,减持均价8.52元/股,获得投资收益约1019.89万元,占2016年净利润的12.29%。

盾安集团发行文件显示,2017年12月,浙江才运贸易有限公司股权变更,盾安集团处置持股比例17%,处置价款500万元,交易完成后剩余35%股权。

工商资料显示,盾安集团昔日持股的部分公司股权发生变更。

2017年12月,浙江盾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权变更,浙江自贸区宝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成为股东,持股比例未明。在此之前,盾安集团为盾安房地产的唯一股东。

发行文件显示,浙江盾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截至2016年末,盾安房地产净资产27.73亿元;当年营业收入6.56亿元,净利润506.25万元。

盾安系当初收购的资产也脱手了。

3月23日公告,盾安环境称,其拟向大名欣业转让盾安环境所持有的精雷股份63.95%的股份,评估价值为12411.38万元,交易价格为人民币13000万元。

公开信息介绍,精雷股份创建于2002年,是全国最先生产汽车用直流电动压缩机及直流无刷风机的企业,公司在新三板挂牌。

自2016年开始,盾安环境持续增持精雷股份,截至2017年4月已经达到63.95%。然而,收购标的精雷股份的业绩承诺却屡次不达标。

精雷股份2016年报显示,本公司2016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235.90万元,低于当初增资承诺净利润(1800万元)及股权转让承诺净利润(2500万元);2017年,精雷股份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569.99万元,再次低于增资承诺净利润(3000万元)及股权转让承诺净利润(3200万元)。

除连续两年未达到业绩承诺之外,盾安环境在出售精雷股份时表示,经过两年的发展,精雷股份仍无法快速抢占一流新能源汽车市场份额,尽可能收回投资、力争投资损失最小化,是公司处理本项股权投资的基本出发点。

盾安系“断臂求生”:危机引爆前已多次变卖资产|资金管理网
关键词: 盾安 变卖资产 债务危机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