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利率市场 > 债券市场

14137只债券年内到期:6月是高峰 7家金融机构信用被降级

  • 2018年05月14日 08:46
  • 收藏:

“天房也可能违约了,最近这活儿没法干了。”某大型券商债券承销部高管大倒苦水。

中国资金管理网5月14日综合报道,2018年至今,已有20只债券发生违约,暴雷数量超越去年一半,2017年违约事件集中在下半年爆发,但今年,可谓月月有惊吓,分秒被深陷。

“扫雷游戏”开启高阶模式,评级公司也一改往日延迟处理的手法,今年通常在舆情发生第二天便有所动作。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7家金融机构主体信用被降级,涵盖了银行、保险及金融租赁三大金融行业,部分机构信用展望不容乐观。

WIND统计显示,76.97万亿的债券余额中,有24.56%的债券将会在一年内到期,这18000多只即将到期的债券中,15%的债会密集在6月到期,一年中的偿债高点正在步步临近,就数量来看,将有14137只债券在今年年内到期。而6月-9月这4个月的到期债券数量占据了半壁江山。

过去债券牛市积累下来的巨额债务面临集中到期压力,同时市场偏好下降导致续发难度陡增,哪个行业将地雷重重?

迎债务还款高峰期

据券商中国记者统计,目前有18012只债券将在一年内到期。今年以来,每月都有债务危机事件发生,而真正的偿债高峰期还未到来。

2018年以来,每个月都有2只以上的债券出现违约,各种信用风险接踵而至,市场对于民营企业再度陷入恐慌。盾安、中安消、凯迪生态、神雾环保、富贵鸟、春和集团、丹东港集团、大连机床、亿阳集团、四川煤炭产业集团、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接连暴雷。

从数据可以看出,6月-9月大量债券面临到期,其中,6月份是一年内偿债高峰,2673只债券产品的融资主体即将还款。

今年暴雷的20只债券的发行主体遍布全国,并未有明显特征。但若将时间退回至去年四季度,记者发现,东北、甘肃及上海的企业发生违约事件的频次相对略高一点。

“投资不过山海关,买债不入云贵川”被业内从业者誉为“保命秘籍”。

值得关注的是,5月11日,安徽盛运环保集团发行的17只债券被降级并列入评级观察名单。

根据安徽盛运环保集团2017年审计报告显示,该司对2017年业绩快报进行了修正。修正后营业收入为13.58亿,较修正前下降13.65%;营业利润为-11.03亿,较修正前下降860.05%;净利润为-12.95亿,较修正前下降1187.28%。

除民营企业、城投外,金融机构的日子也并不那么好过。

邦银金租受股东牵连

2018年3月1日,邦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邦银金租“)被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降级,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A下调至AA+,并将其列入评级观察名单重点监控。

邦银金租由成都农商行和安邦人寿共同筹建,各自持股比例为51%和49%。因今年2月安邦人寿被银保监会接管,联合资信认为此事件会对邦银金租的支持能力产生负面影响,便将其主体长期信用及存续期债券信用等级双双下调。

从行业数据来看,邦银金租资产规模位列第三梯队。未经审计数据显示,2017年,邦银金租总资产251亿;实收资本30亿;营业收入13.37亿,同比增长56.78%;净利润2.79亿,同比增长3.92%;员工人数73人,人均创利382万。

联合资信评级报告中提示要重点关注邦银行金租的两大问题,一是该司租赁业务的行业和客户集中度高,存在业务集中风险;二是该司资产负债期限结构存在一定错配情况。

山东地区银行接连中招

近期,3家山东地区的农村商业银行相继被下调评级,虽同处山东,但却各具特点,降级原因也不尽相同。商业银行展望负面的案例明显增多,农商行尤为高发。

东方金诚数据显示,2017年,金融机构主体级别上调132家,其中商业银行106家、证券10家、租赁公司11家、担保公司4家、保险公司1家。

2017年以来,商业银行主体级别被下调(含展望下调)数量明显增多,资产质量下行是展望调整的主要原因。具体来看,2017年,共有10家金融机构信用评级正亮起警示灯,分别是柳州银行、包商银行、攀枝花农商行、广东四会农商行、肇庆端州农商行、贵州乌当农商行、河北唐山农商行、山东威海农商行、前海人寿、安邦人寿。

1、广饶农商行

5月4日,东方金诚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金诚”)发布信用追踪报告,宣布将广饶农商行主体信用评级由AA-降低至A+,债项信用等级同步从A+调低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

据记者了解,广饶农商行被降级的主要原因大额贷款集中度过高,轮胎行业风险持续爆发,不良资产猛增,资本充足率未能达标。

截至 2017 年末,广饶农商行实收资本 7.10 亿元。该行股权结构较为分散,无实际控制人。

存贷款业务仍是广饶农商行的主营业务,由此带来的利息净收入是该行营业收入和利润的主要来源。但受资产质量明显下行影响,该行利息净收入不断下降,营业收入下滑。

为此,该行不断加大资金业务投资规模,带动了投资收益的大幅增长。2017 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7.89 亿元,同比下降14.72 个百分点。其中,投资收益为2.24 亿元,同比增长 91.80%;利息净收入 5.55 亿元,同比下降 29.92%。

2017年,广饶农商行存贷款规模下降明显,本外币存款余额为585.96 亿元,较年初下降 32.70 亿元;贷款余额为939.37 亿元,较年初下降 55.46 亿元。

具体来看,该司公司存款增长动力不足,公司存款余额为 59.31 亿元,较年初下降 4.64%。该行第一大公司存款客户为广饶县财政局,存款金额为 9.64 亿元,占全行公司存款的比重为 16.26%。

广饶农商行贷款主要投放于橡胶轮胎、石油化工、纺织等行业,与当地主导产业契合度较高。截至 2017 年末,该行制造业贷款余额为 105.19 亿元,占全行对公贷款余额的比重为 73.04%,较年初提高了3.04 个百分点。

在轮胎行业产能过剩和环保政策限制背景下,当地部分轮胎企业破产,并逐渐通过担保链条传导至整个行业和全县区域。受此影响,广饶农商行资产质量明显下行。

截至2017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关注类贷款占比分别为13.90%和27.55%;逾期贷款占比为26.34%。

值得关注的是,该行不良贷款前十大客户贷款余额为 8.72 亿元,占全部不良贷款余额的比重为 43.14%,均为保证担保类贷款。其中,第一大不良贷款客户山东华通石化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不良贷款余额为 1.29亿元,该企业及其担保人基本处于停产状态,且对外担保余额较多,贷款收回可能性较低。

同时,资产减值损失计提力度的加大进一步导致其盈利能力明显下滑。此外,受资产质量恶化影响,广饶农商行资本充足性大幅下降5.61个百分点至8.51%,资本充足率已低于监管要求。

2、五莲农商行

今年1月5日,山东五莲农商信用展望已被列入负面,但主体信用还暂未被降级。受制于区域经济影响,该行经营受到较大影响。

据悉,2017年以来,地区经济发展持续下行使得五莲县当地中小企业经营压力不断上升,部门企业杠杆率过大导致资金链断裂,难以还本付息。同时,当地企业互保行为较为普遍,进一步加大了信用风险。

五莲农商行新增不良以大额对公贷款为主,抵质押物包括机器设备、厂房等,流动性较差且处置流程长,整体回收难度大。

截至2017年9月末,该行不良率上升3.95个百分点至5.71%,更令人担忧的是,该行逾期贷款在总贷款中占比上年末激增11.61个百分点至14.58%。

此外,五莲农商行拨备覆盖率较上年末大幅下降109.09个百分点至106.40%,远低于监管最低标准。由于大幅增加拨备计提,2017年前三季度,该行仅实现营业收入0.4亿元,为2016年全年的44.18%。

3、山东威海农商行

去年年末,山东威海农商行评级展望也不容乐观。因存贷业务增长乏力,不良率和拨备覆盖率均不达标,盈利水平受到很大影响,为此,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将其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除山东外,东北地区亦是频频预警。今年2月及3月,吉林蛟河农商行与丹东银行相继被降级。丹东银行因其授信客户丹东港集团违约,正请求仲裁追索本金,丹东银行对丹东港的授信规模很大,本金及利息合计48.44亿元,目前,该笔贷款还未计入不良贷款。较大的风险敞口使其长期信用等级由AA-调低至A+,并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几大金融子行业中,保险公司也未能幸免,今年3月底,前海人寿与安邦人寿评级再次被降低。


14137只债券年内到期:6月是高峰 7家金融机构信用被降级|资金管理网
关键词: 债券到期 金融机构 信用降级 天房集团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