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对公金融 > 贸易融资

企业民间融资成本飙升至20% 资方不碰“网红票”

  • 2018年06月05日 17:31
  • 收藏:

春江水暖鸭先知。王岩(化名)就职于一家保理公司,去年8、9月份以后开始关注到上市企业的资金链问题,“出来借钱的太多了”。据其介绍,去年上半年企业民间融资成本还在12%-15%左右,今年普遍涨至20%以上,而保理公司本身在银行的融资成本也提高了1.5-2个百分点。

中国资金管理网6月5日综合报道,“其实也不知道今年下半年会不会有好转,但是几乎全市场都有共识——现在能借出来的钱,都先借出来。”王岩说。

对于王岩来说,今年完成利润指标如“囊中取物”,“避雷”更为关键。不碰融资圈的“网红企业”是目前的策略。

相比之下,资金中介黄远帆(化名)今年的生意更加简单粗暴。从P2P获得资金,给企业放信用贷款。表面上贷款年化利息不到10%,但加上多道中介费用后,企业实际融资成本也在20%左右。“每天平均单笔贷款额才20万,企业也不管钱多钱少,能借的都借了再说。”

而就在近日多家房企陆续中止公司债发行,累计金额接近500亿元。自去年房地产市场开启了新一轮全面调控,房企的融资环境也逐步收紧。

北方地区一家城商行对公客户经理表示,去年底以来,银行贷款的授信额度就明显吃紧,“我们今年开年没几天系统就显示额度超了500多亿,现在贷款基本上是月初有一点额度,然后大家排队,排上了就放,其他行业的企业都很难放出去,更别说开发商了。”

据了解,银行对于开发商的授信政策基本是建立白名单制度,按照规模以及企业性质排名,多将门槛设立为规模50强的开发商,甚至30强。此外,即使入了白名单也很难拿到贷款。“我们能做的基本上排名前50,还要求国有背景或者上市,房贷去年停了,开发贷已经很久没做了。”另一家银行人士对记者透露。

一家上市房企的融资部门负责人也表示,现在去银行贷款直接被告知“没有额度”、“做不了”的情况很常见。另外还有成本问题,“以前还能拿到基准甚至下浮的贷款,现在由于额度吃紧,能贷到的都上浮三四成。”

“网红票”的跌落

5月30日,坚瑞沃能就重大资产重组发布公告,称目前公司已经出现债务逾期,面临债权人的权利主张,公司自筹资金解决困难较大。而资产重组涉及金额巨大,目前各中介机构正在进行日常性相关工作,进展缓慢,尚未实质性进入交易。

这是一家号称中国本土排名前三的动力电池生产厂商,两年从消防器材公司转型。自3月以来,该上市公司就资金链、银行账户被冻结等债务问题频发公告。

“我们2月的时候就知道坚瑞沃能在外面借年化20%的资金,当时市场上一般借款的利息也就10%左右,这就是个很明显的信号了。”王岩透露。

同样令王岩感慨的,还有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长跳楼的消息。这家上市企业也曾是融资圈内的“网红”。

所谓“网红”,是指在外频繁融资借款的企业。据王岩介绍,一个不成文的定义是通过不同渠道找过他们三次的企业。“之前有一家房企找过我们五次,我们没放款,就是觉得有风险,和价格已经没关系了,多高(利息)对方都可以出。”

流动性是所有企业的梦魇。事实上,包括王岩在内的大多数资方都清楚这些“网红”企业本身可能经营正常,企业家本身工作勤勉,但架不住“去杠杆”的大背景下资金周转失败。

“好比什么情况呢,一家企业还在扩张投资,但是银行整体授信没有增加,或者说无法提款,那么就产生了资金缺口,一环扣一环,还可能影响上下游企业。”王岩举例道。其甚至担忧地认为,一些地方大型企业也潜藏着较大的流动性风险,依据是这些企业的负债情况大同小异,而局部违约风险正在加速暴露。

要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网红”企业的存在,王岩说大约是去年8、9月份以后。“在那之前我们的风控都没有这个意识,后来慢慢发现这种企业到处找钱的情况,特别是上市公司,以前是没有的。”

利率不计,小额拼凑

对王岩而言,今年和企业客户的关系似乎有点倒置。“我们今年做的企业,很大一部分是之前我们的目标客户,但是人家看不上我们,嫌价格太高,或者额度太少,今年很多都回头来找我们了。”

在王岩的描述中,企业的资金缺口远不止一两个亿,但当前这样的额度企业求之不得。

资金中介黄远帆的客户群层次更低。据其介绍,他们放款给借款企业的单笔金额在4万到50万之间,单笔平均才20万左右。“就是一直滚着借,然后从不同的P2P平台给他们凑资金,”黄远帆说,“而且企业的第一诉求一般是金额大,而不是去计较价格。”

黄远帆从事的信用贷款生意,表面上年化利息是9.6%,但加上多道中介费用后,企业实际融资成本也在年化20%左右。

“企业缺钱是个普遍的情况,每天找到我们的企业有70多家,资金很难滚起来。”至于企业究竟如何走到了资金“滚不动”的这一步,以黄远帆的观察,银行端收紧和新渠道缺乏是主要原因。

在黄远帆所在的三线城市,当地银行分行的很多授信和放款权限被收至上级分行。“原来银行批个500万的贷款很容易,现在银行这边很难,借新还旧也很难。”

王岩同时提到了“借新还旧”的问题。其所在保理公司不怎么接单过桥贷业务,原因就在于该项业务的核心,是要保证企业还款后银行会继续放贷,如此过桥贷出资方的资金才有所保障;而事实上,不少银行对民企贷款正在收缩中。


企业民间融资成本飙升至20% 资方不碰“网红票”|资金管理网
关键词: 企业 融资成本 资方 网红票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