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宏观金融 > 国内新闻

金字火腿12亿并购涉利益输送 3年10亿业绩承诺难完成

  • 2018年06月12日 08:31
  • 收藏:

并购江苏晨牌药业涉利益输送被迫终止后,金字火腿立即将并购关联公司瑞一科技的案子端上台面。

中国资金管理网6月12日综合报道,禹勃反客为主担纲董事长后,金字火腿在医疗医药并购方面的动作日益凶猛,先是1个多亿投资美股,接着10个多亿并购晨牌医药,直到最近斥资1.8亿元准备并购瑞一科技,已是他亲自操盘的第三次并购案了。

禹勃曾对外放言其团队做投资项目无一失败。他还是食言了,投资美股和并购晨牌药业已全部折戟。

对禹勃来说,频频发起对中钰资本关联资产并购,除有让旗下基金套现退出的考虑,也与3年近10亿的业绩对赌不无关系。要知道去年,中钰资本仅完成当年业绩承诺的5.2%。

更让广大投资者伤心的是,金字火腿控股中钰资本并引入中钰高管进入董事会后,发起的高溢价收购频频失败,公司大股东至少7次减持套现近9亿,无疑造成对广大中小投资者利益的损害。

12亿元并购涉利益输送

很多人发现,自从禹勃进入金字火腿后,这个九鼎系背景的资本玩家,让公司套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典型特征是,禹勃力排众议将中钰资本此前就蛰伏在医药资产里的产业基金退出,将医药资产彻底装入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全部付现收购。

并购江苏晨牌医药就是这样。斑马消费发现,从2013年2月起至2016年6月,中钰资本旗下5支产业基金至少耗资1.71亿逐步控制晨牌医药,如果按照交易预案中10.56亿元对价完成交易,中钰系资本将有约8.5亿元的利差空间。

不过,这单超10亿元的生意还是玩砸了。因为基金出资人认为交易定价偏低,获得收益回报太少,中钰资本将标的资产低价转让给上市公司,是明显的利益输送。

控股晨牌医药,应该是2013年禹勃从昆吾九鼎出走单干后最大的一笔投资。2014年前后,晨牌医药也有计划在国内A股单独上市,后来不了了之。中钰系大量资金积压在晨牌医药,所以,找接盘侠就成了当务之急。

原本打算好好的,中钰资本旗下基金获利退出,多少能增厚上市公司业绩,大家各自安好,并购狂人禹勃也没能挽住局面。

这可能也会影响到公司对瑞一科技的收购。和晨牌医药一样,中钰资本旗下两支基金在去年6月完成潜伏,控制瑞一科技74.61%的股权,代价8136.63万元。

刚过了12个月,去年营收4379万元、净利润才852万元的瑞一科技被估值2.42亿元,上市公司收购两支基金及法人薛嵩共计75.905%股权对价为1.84亿元,1年利差超1亿元。

不过,和收购晨牌医药一样,此次收购存在同一个问题,这些资产的控制权最终穿透后,都是同一实控人的不同主体,即施延军及一致行动人控股中钰资本51%。也就是说,上市公司实控人施延军花钱收购自己的资产。

不务正业,狂蹭热点

正如一位投资者所说,大股东减持套现,把火腿资产卖了,董事长换成玩资本的,这还是“火腿第一股”吗?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金字火腿作为一家肉制品企业,每年净利润都在2000万元上下浮动,如果老老实实靠每年的分红,半辈子也分不到上亿利润。

最令人遗憾的是,施延军和一致行动人薛长煌在2016年底两个月内,连续7次减持套现8.85亿元,相当于公司2010年上市以来净利润总和的4倍多。

当时,正值公司控股中钰资本、确立大健康和火腿双主业发展之时,造成的影响是股价大幅下挫,至今没有缓过神来。

另外,作为一家肉制品公司,金字火腿有点不务正业,公司着力追踪热点。

煤炭行情好的时候,在2013年以0.88亿元收购矿业资产;在互联网金融大热时,斥资3亿元某互联网金融公司,还以1.2亿元入股网商银行;当2016年新能源汽车成为资本热点时,又钻进这个行业。

凭借狂追热点,投资自带热点的概念公司,金字火腿的市值陡升,但净利润从上市首年的4700万元,降至2015年收购中钰资本前的2191万元。

收购中钰资本后,对业绩的改善明显。从2017年数据来看,火腿业务对公司的营收贡献占比为41.32%,医药医疗行业和投资管理带来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2.90%和18.52%。

可能会改招牌?

斑马消费注意到,在金字火腿6席非独立董事中,来自中钰资本的董事已占3席,分别是董事长禹勃、董事马贤明以及财务总监、副总裁、董事王徽,三人均来自中钰资本核心层。

公司人事权、财权悉数由中钰系掌握,尽管公司实控人仍是施延军。

从诸多动作来看,施延军和禹勃可能有更深层次的“约定”,否则,施岂不是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2017年5月,金字火腿通过修改公司章程,明确公司将大健康产业和火腿及肉制品作为公司发展两大主业。

火腿资产分立,施延军以4.67亿元代价购买子公司金字食品,相当于把与火腿有关的资产、人员和业务全部承接。

施延军出钱又出力,给禹勃实施医药医疗并购业务做的铺垫,可是说相当周到。

对禹勃来说,丧失对中钰资本的控股权并不是坏事,本质是中钰资本被彻底装进上市公司,中钰资本的并购业务会在上市公司业务中更加突出,未来增持股份,将火腿资产进一步剥离的可能性较大。

禹勃的野心早在2013年某次演讲就显露出来,他说,“未来,大家比拼谁更能用好金融平台,用好金融工具来做行业的整合者”。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禹勃拟将晨牌医药和瑞一科技直接纳入上市公司,就是为了完成让并购业务在公司业务中更加突出的格局,当然,也有为完成3年累计9.9亿元业绩承诺的考虑。

伴随着禹勃在资本市场上大肆并购,尤其掌握公司大权后,上市公司对医药医疗并购业务的资源倾斜会更大,这意味着公司真正的主业,在不远的将来不再会是火腿业务。


金字火腿12亿并购涉利益输送 3年10亿业绩承诺难完成|资金管理网
关键词: 金字火腿 12亿并购 利益输送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