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利率市场 > 银行市场

万亿银行非标艰难回表 央行推MPA+二级债

  • 2018年07月24日 09:00
  • 收藏:

7月23日晚,宁波银行公告,非公开发行优先股的申请获得证监会通过。这是宁波银行今年再融资的最新一例。就在7月20日,在港上市的广州农商银行公告:打造境内外融资平台,实现股东所持股票的流动性,拟申请首次公开发行A股并上市。同日,广州农商银行公告,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亿股的境外优先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00亿元,用于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

中国资金管理网7月24日综合报道,此外,刚刚上市的九江银行就抛出发债计划,年内第二次发行二级资本债。

资管新规落地后,一方面银行表内面临资本金约束,使得非标难以回表;另外,对于不合规的老产品需要稳步压降,而合规的新产品发行规模非常少。这导致非标收缩速度呈现加快趋势,从1-4月平均每月减少364亿,至5-6月每月压缩5565亿。

“非标回表已是大趋势,而且表内的限制更多,也符合监管的方向。”一位城商行资管人士表示。

资产回表艰难

导致银行资产回表难,一方面是由于信用债100%风险占用。

“我们接到了央行的窗口指导,几十亿额度确实用掉了。”7月23日,一位银行资深资管人士表示,但其配置的不是所谓中低等级信用债,还是投到了城投居多。“不能因为窗口指导,就去买垃圾债,去买一个民营企业我们完全不认可的债务。”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源于信用风险,上述银行资深资管人士表示,“特别是AA以下等级的债,公开评级和我们内部的评级还是有差距。我们当然会看公开评级,但更多的是看内部评级,特别现在这种情况下则会更加的谨慎”。另一方面,则是多数金融机构对于信用债的风险计量都持一刀切的态度,一般与贷款都是100%的风险权重。

从央行数据看,银行表外资产回表也并不乐观。2018年6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18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5902亿元。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增速继续大降至9.8%。人民币贷款增加1.84万亿元,同比多增3054亿元。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继续减少了6900多亿,同比少增9100亿。大部分表外融资需求难以向表内转移,是拖累社融的主因。

另一方面,是由于存款难。

央行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人民币存款增加9万亿元,同比少增712亿元。6月份,人民币存款增加2.1万亿元,同比少增5482亿元。

“一季度的时候,各大银行抢存款抢得非常严重,贷款规模需要有足够的资本去支撑的。”一位股份行资管人士表示,特别是过去两年,很多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的资管和自营都有大幅度的扩张,存贷比甚至接近红线,对于存款的饥渴,是所有银行的压力。两三年前,大行确实不愁存款,但是今年一季度,大行抢存款也很明显,二季度大行存款有所缓解,但是各家银行仍在抢存款。

“7月我们了解银行的信贷并没有起色,储蓄疲软成为无解难题。”7月23日,一位银行分析师表示。

监管鼓励银行回表

央行7月20日晚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显示,对于通过各种措施确实难以消化、需要回表的存量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在宏观审慎评估(MPA)考核时,合理调整有关参数,发挥其逆周期调节作用,支持符合条件的表外资产回表。支持有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回表需求的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资本。

上述股份行资深资管人士表示,该条款更多是为了让融资人受益,即不能因为资管新规的执行,导致相当部分融资的资金链断裂。支持有非标债权类资产回表需求的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资本,表面上看它都是对于金融机构的放松,其实给了融资人更多的融资的可能。

“如果要严格地执行资管新规,银行更多的倾向于让不合规的非标项目提前还款,没有太多动力回表。如果MPA考核对银行网开一面了,并支持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那么很多银行会考虑用表内贷款去支持表外的非标资产回表。对于融资人,这是一个比较大的利好。”

回表补充资本的措施,一是调整MPA相关参数,二是鼓励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

对于前者,有银行资管人士表示,监管尚未明确如何调整MPA考核方式支持资产回表,预期会有明确的措施。对于发行二级资本债,有可能审计上宽松一些,鼓励银行发行。

一般而言,IPO、定增和转股后的可转债均可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优先股则可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二级资本债可用于补充二级资本。有银行分析师表示,鼓励资产回表并暗示回表资产在资本占用、授信集中度等指标上可以做特殊处理,但一级资本这条监管生命线很难被规避,效果有限。

去年井喷的可转债在2018年开始沉寂。优先股发行也不乐观,目前仅有兴业银行拟发行不超过300亿元优先股。但在2017年,计划发行和已发行优先股的上市银行多达11家。2018年银行补充资本,主要依靠定增和二级资本债。

2018年以来,有3家上市银行通过定增补充资本,且规模超过去年,合计1240亿元。目前,农行1000亿元定增已经落地实施,这是A股上市规模最大的定增。宁波银行和南京银行定增预案公布不久,定增规模分别为100亿元和140亿元。

二级资本债则出现大幅增长。自2013年初《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实施以来,每年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发行总额都在千亿级,其中2017年共发行了4804.23亿元,同比2016年增长超一倍。全国性银行重新成为二级资本债发行主力军,合计有8家全国性银行完成3380亿元二级资本债发行,占比达七成。2018年以来,有28家银行发行超过800亿元二级资本债,同比增加将近200亿元,绝大部分仍以农商行为主。


万亿银行非标艰难回表 央行推MPA+二级债|资金管理网
关键词: 银行非标 央行 MPA 二级债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