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对公金融 > 贸易融资

央行参事盛松成谈融资难问题:不能把影子银行赶尽杀绝

  • 2018年08月01日 18:55
  • 收藏:

融资难融资贵一直是不少中小企业发展过程中的痛点,而今年以来这一现象尤为严重。融资成本不断抬升,不少企业甚至面临着生死大关的考验。

中国资金管理网8月1日综合报道,如何破解融资难?针对这一问题,专访了中国人民银行参事、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盛松成教授。

不能把表外融资赶尽杀绝

近年来我国影子银行规模迅速膨胀,部分资金通过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投向了房地产等高杠杆领域,影子银行也因此被纳入监管部门的整治工作重点。

2018年上半年影子银行规模降幅明显。人民银行发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委托贷款减少8008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减1.4万亿元;信托贷款减少1863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减1.5万亿元。

不过,盛松成指出,把表外融资赶尽杀绝不利于破解融资难的局面。“所谓的影子银行是行银行类金融机构之实、无传统银行之名的机构和业务,包括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等,它实际上是中性的。”盛松成说,“就像一个人晚上走路总是有影子的,但这影子不能太大,而太小实际上也不正常”。

早在2014年,时任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的盛松成便提出,影子银行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现实存在、现实反映,实际上不仅在中国有,在其他国家也都有。就我国而言,银行理财、信托产品等资管产品因其刚性兑付的属性有较强的存款替代功能,以资产管理业务为形式的“类信贷”业务具有较为明显的“影子银行”特征。这既是市场主动突破金融压抑的尝试,在满足实体经济的投融资需求、丰富金融产品供给、推动利率市场化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又反映出我国金融发展面临的诸多困惑,因为伴随着业务发展产生的监管套利、业务运作不够规范、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不到位、信息披露不充分等问题,道德风险和金融体系的脆弱性也加剧了。我们既要看到它的实际作用,也要看到它的风险所在,要积极引导影子银行向好的方向发展。

他强调,当前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大幅萎缩,这是很不正常的。“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实际上就是银行为企业融资提供的担保,往往反映了企业的正常融资需求,尤其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盛松成解释道。今年6月,在人民币贷款同比、环比都有较大增长时,M2(广义货币)同比增速却降至8%,创历史新低。而6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仅增长9.8%,首次跌入一位数。金融监管加强、金融去杠杆的结果最初表现在M2增速上,但随着金融强监管的持续深入,实体经济的融资也受到了一定影响。盛松成直言:“这是因为除了人民币贷款以外,其他融资几乎都没了。” 6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仅11800亿元,比上年同期少5918亿元。其中,表外融资合计减少6915亿,同比减少9134亿元。这是造成6月当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同比下降的最主要原因,而社会融资规模恰恰反映了金融对实体经济的资金支持。

从近期人民银行发布的数据来看,上半年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的96.3%。盛松成认为这一指标是极为不正常的,因为这意味着在所有融资渠道中,实体经济几乎仅能依靠人民币贷款融资,说明其他融资工具、融资渠道都没有得到有效利用。“哪怕倒退到本世纪初,人民币贷款在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中的占比还不到92%。”这位央行原调查统计司司长回忆道。此外,从防范风险的角度看,银行贷款并不适合用于满足所有企业的融资需求。

近年来市场上流行一种说法叫“宽货币紧信用”,也就是说,在保持货币宽松的同时,运用行政手段抑制信用扩张。在盛松成看来,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货币主要是从贷款转化而来,同时还有其他一系列创造货币的渠道。当前贷款并不少,所以信用并不紧,但是其他创造货币的渠道收紧得太厉害了,就导致货币收紧了。因此,从今年年初开始,盛松成便一直在多个公开场合强调,金融去杠杆边际上不应再紧了。他同时也预计,随着金融去杠杆的边际力度下降,今年M2增速将高于去年,相较于此前稳健偏紧的货币政策,今后货币政策应更趋稳健中性。

加强对小微企业和民营经济的支持力度

盛松成指出,要破解融资难的局面,还要加强对小微企业和民营经济的支持力度,民营经济应该和国有经济一视同仁。

但是在现实情况中,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的融资境遇却往往有着天壤之别。今年以来,一些民企即便有着3A级的高信用评级在债券市场上发债也举步维艰,有些机构则直接表示民企债一概不看。公开数据显示,今年1-6月累计新增小微企业债345亿元,远低于去年同期的572.9亿元,同比下降39.78%。民企要以和国企一样的成本从银行获得贷款也很难,有时甚至根本无法获得贷款。

盛松成分析说,造成这种局面的根源在于银行的考核机制上。“在现有的考核机制下,银行给国企央企贷款,如果形成坏账,个人承担责任有限,大不了奖金少一点,但是如果给民企贷款坏账了,问题就比较严重了。”在他看来,短时间内这种局面难以得到改变,从长期看,必须从根本体制上入手,逐渐落实到考核监督等机制上。

他也强调,对于小微企业来说,现在“融资难”是比“融资贵”更为严重的问题,因此放开利率上浮让小微企业能借到钱更为关键。“央行应该让市场来选择,也就是说让银行自主选择对小微企业的贷款利率,这才是利率市场化的发展方向。”盛松成说。

事实上,央行行长易纲在此前的博鳌亚洲论坛也曾谈到,基准利率未来可能主要由市场决定,中国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的双轨将合并成一个市场化利率。

今年6月1日,央行宣布适当扩大中期借贷便利(MLF)担保品范围。新纳入中期借贷便利的担保品包括不低于AA级的小微企业、绿色和“三农”金融债券,AA 、AA级公司信用类债券,优质的小微企业贷款和绿色贷款等。盛松成指出,这实际上也是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将对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的局面起到积极作用。据统计,在人民银行对中低等级信用债的支持下,3年期AA级信用债收益率从6月下旬的高点下降近100个基点至目前的6.5%左右。此外,今年以来,央行先后三次定向降准,增加对小微企业的贷款,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为确保资金真正落实到小微企业,盛松成建议,央行应对定向降准以后的资金流向加强监测,跟踪检查,而不能一放了之。


央行参事盛松成谈融资难问题:不能把影子银行赶尽杀绝|资金管理网
关键词: 央行参事 盛松成 融资难 影子银行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