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汇市场 > 专家观点

专访管涛:人民币有双向波动无恐慌行为 清洁浮动是大势所趋

  • 2018年08月03日 08:26
  • 收藏:

8月2日,离岸人民币兑美元跌破6.86关口,日内跌超350点。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也跌破6.84关口,较前日夜盘收盘跌200点。

中国资金管理网8月3日综合报道,“6.7”,“6.8”关口先后失守,过去数月人民币发生阶段性贬值。“虽然这一轮人民币汇率波动明显增强,但是市场上并没有很强的贬值预期。近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指出,目前人民币“有贬值压力,没有贬值预期”,或者说人民币“有双向波动,无恐慌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8月2日,美元兑人民币1年远期(NDF)溢价仅为0.2%。对比2016年年底人民币贬值预期强烈时,溢价曾高达4%-5%。“由此可以判断当前人民币有贬值压力、无贬值预期。”管涛表示。

管涛在第一财经研究院和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联合推出的《中国金融风险和稳定报告2018》中指出,2018 年,我国国际收支有条件继续呈现自主平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升有贬、双向波动。市场要树立正确风险意识,控制好货币敞口,管理好汇率风险,不要用市场判断替代市场操作。报告第四章《管理人民币汇率和资本流动》由管涛撰写。

央行是否会在下一关键点位对人民币汇率进行干预?管涛称,这取决于市场有没有很强的贬值预期,是否造成供不应求的缺口再度扩大。他认为,过去一段时间以来,人民币中间价定价基本遵守了人民币定价公式,央行已经退出常态干预。当前中国经济基本面不差,在经历了上一轮人民币贬值的考验后,证明政府有能力、有条件维护市场稳定。此外,管涛认为,目前央行工具箱中的工具也足够用。

无单边贬值预期,央行退出常态干预

管涛认为,目前人民币无论是隔日汇率波动,还是日间汇率波动,都明显加大,呈现明显双向波动的趋势。从过去一段时间来看,人民币中间价定价基本遵守了人民币定价公式。

管涛指出,央行是否会对人民币汇率进行干预,取决于市场有没有很强的贬值预期,造成供不应求的缺口再度扩大,从近期看,这一波人民币汇率调整可以看出人民币按照定价公式,主要是由于收盘价导致人民币中间价下跌。美元指数6、7月份基本在95上下高位震荡。央行已经退出常态干预。

管涛将目前人民币贬值的情况总结为“有贬值压力,没有贬值预期”。他指出,虽然这一轮人民币汇率波动明显增强,但是市场上并没有很强的贬值预期。价格波动加大,但贬值预期却不强。

例如,8月2日,美元兑人民币1年远期(NDF)溢价仅为0.2%。对比2016年年底人民币贬值预期强烈时,溢价曾高达4%-5%。“由此可以判断,当前人民币有贬值压力无贬值预期。”

管涛指出,这意味着人们对未来人民币预期出现分化态势。如果堵单边很难赚钱,只要大家不是单边预期,低买高卖的操作,在汇率双向波动预期分化的情况下,供求能都自我匹配。

此外,管涛也表示,尽管二季度人民币贬值5%,但市场上对美元仍然供大于求。数据显示,二季度银行远期结售汇含期权顺差为500多亿美元,这说明人民币下跌并未伴随资本外流,恰恰是汇率走向市场化的重要标志。

管涛称,价格波动变大后,需要市场适应并承受这种波动。对于企业而言,主业如果不是炒外汇,只需要将自己的货币错配以防范汇率风险,管理好汇率敞口。如果市场经历这一轮涨跌,没有过度恐慌,经历过这一波后,汇率弹性会明显增加。此外,目前中国基本面不差,经历了上一轮人民币汇率贬值的考验后,可以看出政府有能力、有条件维护市场稳定。此外,央行工具箱中的工具也足够用。

美元未来走势分歧大

管涛认为,美元经历了2014年下半年以来的快速上涨,2017年有所回调,今年二季度出现反弹,目前市场对于美元未来走势分歧很大,既有看多亦有看空。

今年以来,美元指数大幅上涨。从今年2月至8月,美元指数升幅达6.7%。管涛分析称,美元二季度以来的反弹,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市场一种补涨。市场今年年初以来低估了美国加息的决心,但是税改后美国经济增长较为强进,美联储加息超过预期,市场落后于美联储节奏,所以美元出现补涨的过程。

另一方面,管涛认为,从中长期利率走势看,十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差越来越小,预示着市场并不认为美国未来通胀预期较强,所以美联储未来加息空间有限。此外美国经济增速较快,市场认为是税改的影响,但实际效益已经在逐步衰减,在此情况下,市场会提前做出反应。

“低估的部分市场会补涨,但一旦预期美国经济快速增长势头衰减,会提前做出反应。”管涛说。

中美贸易摩擦,作为与上一轮人民币贬值最大的差异,管涛认为,这是大家没有预料到的,由于较为突发和高强度的特点,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市场情绪波动。但管涛认为,双方都希望通过磋商解决问题,符合中美两国及全球利益。双方都应该认识到继续贸易摩擦是双输的选择。

管涛指出,市场对于未知的事情如“贸易摩擦”会存在“超调”与过度恐慌的情况,只要大家预想的最坏的情况没有发生,那么市场预期随时可能发生改变。

清洁浮动是大势所趋

“持续深化外汇管理改革 有序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8月2日上午,国家外汇管理局召开的2018年下半年外汇管理工作电视会议上指出。

会议表示,要持续深化外汇管理改革,扩大外汇市场开放,服务国家全面开放新格局。有序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此外,建立健全跨境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管理框架。

在《中国金融风险和稳定报告2018》中,管涛指出,汇率价格杠杆在跨境资金流动调节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未来,一是应继续稳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充分发挥市场供求在汇率形成中的基础性作用,不断提高汇率政策的规则性、透明性,引导市场预期,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下的基本稳定;

二是根据外汇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进一步增强汇率弹性,保持汇率在调节国际收支平衡中的功能;三是加快培育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配套体系,继续拓展国内外汇市场的广度和深度,不断丰富交易工具、参与主体,扩大对外开放,完善基础设施,建立分层、包容的交易平台,完善外汇市场的资源配置、价格发现和避险功能,夯实国际收支调节的市场基础。

管涛认为,完善跨境资本流动微观监管框架,一方面要促进资本项目可兑换,服务贸易投资便利化,更好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另一方面,应把监管的重点从事前转向事中事后,强化真实性合规性监管,包括:平衡原则监管和规则监管、完善银行展业自律和派驻监管、提高监测分析和异常预警能力,强化外汇检查和打击违法违规,构建跨部门监管合作机制等。

管涛指出,未来,人民币汇率走向清洁浮动是大势所趋,主动管理汇率风险更加成为市场主体的“必修课”,国内企业应进一步培养和提高适应汇率波动的能力,树立“风险中性”意识。


专访管涛:人民币有双向波动无恐慌行为 清洁浮动是大势所趋|资金管理网
关键词: 管涛 人民币 双向波动 清洁浮动 离岸人民币
评论(0)